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无形经济崛起
作者:Jonathan Haskel
2020-01-24
摘要:本文通过探讨无形投资的不同寻常的经济特征,并讨论了富有无形资产的经济与基于有形资产的经济根本不同。

最近四十年来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出现了投资类型上的变化。我们着眼于投资,也就是企业和政府旨在创造新生产能力的支出。以前,投资主要是有形资产投资,标的是机器、车辆和建筑物之类,而政府则主要投资于基础建设。如今,许多投资是无形资产投资,标的是与知识有关的产品,例如软件、研发、设计、原创艺术、市场研究、培训和新业务流程。我们探讨了无形资产的独特性质如何导致倚重无形资产的经济体,显得非常不同于与倚重有形资产的经济体。此外,我们也根据无形资产的特性,试着了解经济增长放缓、长期停滞和不平等之类的现象,以及企业融资和公共政策因此面临的挑战。

在这过程中,我们结合现实中商业世界的例子和总体经济数据说明这些变化。谈到的例子有健身行业:莱美国际公司改变了现代健身业,使业者除了需要有形资产(例如举重器和跑步机),也仰赖无形资产(例如有品牌的健身课程和教练培训),以及创新和“神经支配”。

另有一个例子,如艾笔肾上腺素注射笔:一种看来非常容易仿效的产品,但因为厂商投资在无形资产如品牌和培训上,仍然可以维持市场领先地位。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从极少无形资产的时代谈到微波炉和电脑断层扫瞄器面世,以及披头士。我们并且澄清相关领域一些可能容易混淆的名词,包括投资、资本、资产;知识、资料、构想;生产力与获利能力;所得与财富。

 

要点如下:

Ø  投资的类型出现了至今未停的长期转变:有形资产投资逐渐减少,无形资产投资愈来愈多。

Ø  这种转变很大一部分未反映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和国家经济统计上,因为会计师和统计机关不承认多数无形资产支出为投资,将它们当成一般费用处理。

Ø  无形资产投资所创造以知识为基础的无形资产,具有不同于有形资产的特性:它们往往可扩展应用,成本为沉没成本,效益比较可能外溢,而且很可能与其他无形资产有综效。

Ø  这些特性会对经济产生影响。我们认为它们与以下现象有关系:

1)长期停滞。投资显得太低,部分原因在于有些投资未反映在相关记录上;无形资产的可扩展性造就了一些非常赚钱的大企业,扩大了领先者与落后者之间的生产力和盈利差距;大衰退之后无形资本形成速度放慢,导致外溢效应和扩展应用的机会减少,因此拖慢了总要素生产力的增长。

2)不平等。所得不平等扩大,因为无形资产的综效和外溢效应使竞争企业之间的获利能力差距扩大,提高了市场对具有协调能力的经理人和领导者的需求;财富不平等扩大,因为外溢效应和综效集中在城市,城市因此愈来愈吸引人,房价因而高涨;尊严不平等扩大,因为经验开放性之类的心理特征变得更重要。

3)金融体系受到考验,尤其是企业投资的融资问题。债务融资比较不适合具有较多沉没型资产的企业;上市公司股票市场看来低估了至少某些无形资产的价值,一方面是因为这种资产有些未出现在账上,另一方面是因为无形资产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创业投资回应无形资产的沉没成本和不确定性问题,但目前难以扩展至许多产业。

4)对基础建设的新要求。无形资产崛起使我们更需要资讯科技基础建设和大城市里可负担的居住与办公空间,并对我们的“软基础建设”产生更高的要求(软基础建设是规管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协作与互动的规范、标准和规则)。

5)无形资产崛起对管理和金融投资有影响。主要是使用无形资产的企业往往变得比较威权;主要是生产无形资产的企业变得更需要领导能力;金融投资人需要的资讯,将远非理应描述现行业务状况的财务报表所能满足。

6)公共政策议程也因此改变。政策制定者将必须致力促进知识基础建设(例如致力于改善教育、网络和通讯技术、都市规划和增加公共科研支出),并且设法使知识财产法规变得比较明确(但未必需要加强保护知识财产权)。

在此值得谈谈这些论点哪些方面比较有争议,哪些方面有较多证据支持。

第一点,也就是投资从以有形资产为主逐渐转向以无形资产为主,是各方广泛接受的。最有争议的是如何测量企业的运营流程投资(这件事本质上很困难),但即使我们完全忽略这些类型的无形资产,无形资产投资相对而言愈来愈重要仍是确定的。

第二点,也就是很多无形资产投资未反映在正式记录上,是会计准则(规管企业在会计上如何处理无形资产支出)的设计者也承认的。

第三点,也就是无形资产的特性,是比较概念性的。可扩展性和外溢效应源自知识做为一种财物的基本特性(知识可以一再反复使用,而且可能难以阻止其他人使用)。沉没性(很多无形资产是投资支出发生之后就无法收回)某程度上是无形资产欠缺流通市场的结果;如果无形资产的流通市场发展起来,问题或许就能减轻。无形资产之间的综效,看来则是因为不同的构想结合起来往往特别有用。

第四点,也就是无形资产崛起对经济的影响,难免是揣测性的。在此希望提醒大家,经济中存量资本的这种重要变化,或许有助解释某些受关注的经济问题和谜团。我们讨论的那些普遍和复杂的现象,每一个都不大可能完全是无形资产投资长期增加造成的,但我们希望我们已经说明了一件事:这些现象很可能与无形资产投资长期增加有关,而人们并未普遍认识到这一点。

第五点和第六点是有关管理、投资和公共政策受到的影响,而我们也提出了有些人会觉得熟悉的一系列建议。我们不会假装我们的某些想法有新意(例如政府应增加资助研发或企业更需要领导力)。但我们认为,无形资产投资长期稳定增加,让这些建议更有脉络可循,有助企业经理人和政策制定者分清轻重缓急。世界各国面临令人眼花撩乱的一系列政策抉择。但有一件事毋庸置疑:在无形资产投资长期增长的大趋势下,顺应这种趋势的策略比逆势而行的策略更有希望造就繁荣。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