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专题 > 石油博弈
油价上涨,中国别慌
2004-11-30 11:59 来源:环球财经  作者:贺军

    国际石油“大鳄”所犯的重大错误是,忽视了中国在煤、气替代上的巨大潜力。中国应采取四大对策。

    这一轮油价高涨,正值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各国制造业向中国转移在持续、中国作为“世界加工中心”正在形成之时。这一定位又带动了中国对于原材料及能源的需求迅速上升。

    面对石油涨价带来的能源安全问题,难道中国真的无路可走,只能委曲求全、任人“宰割”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非理性恐慌

中国应该用煤炭和天然气来替代石油短缺,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中国需求”给全球带来了发财的机会。自1993年中国成为原油净进口国以来,原油进口依存度不断提高。2003年中国原油进口依存度高达36.1%。上半年中国成品油进口1985万吨,预计全年将达到4000万吨。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预测,2004年中国原油进口将达1.2亿吨,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对进口原油的依存度将进一步提高,预计今年全年中国石油贸易逆差将超过300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需求,吸引了各国尤其是控制全球资源的国家,它们纷纷希望从中国市场上分一杯羹,或者拿中国的石油需求做筹码,来换取更多的战略利益。让我们看看以下一些例子。

    一是俄罗斯在向中国提供石油问题上反反复复,谋求自己最大的战略利益。最典型的是俄罗斯在远东输油管道上,由于俄罗斯在战略上对中国的怀疑,以及日本提出的其他方案的干扰,使得中国最终失去了安大线。更有甚者,原来俄罗斯尤科斯公司在受到政府控制后,前不久还一度中断了对中国的石油供应。目前,中国在中俄石油合作中,已经处于不利局面。

    二是国际石油金融“大鳄”借中国需求增长之机,在全球油市兴风作浪,不断抬高价格,以中国石油需求为炒作题材大赚其钱。推动今年国际油价上涨的,除了基本的需求和一些偶发事件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数百亿美元的国际对冲基金在油市兴风作浪。

    三是日本在中国的东海油气勘探和生产问题上不断挑衅。中国于2003年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对于油气需求的快速增长,使得日本这个资源需求大国感受到了威胁。目前,东海油气资源争端,已经成为中日争端中的一个新焦点。

    四是中东国家借机对中国要价。由于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对中东石油的需求上升,据称中东国家对中国的石油出口,每桶石油要贵1美元。

    目前,全球石油大鳄正环视中国,使中国石油安全面临“威胁”。

    油价高涨的直接影响就是冲击一国的经济增长。在中国,高油价与国内的“煤电油运”瓶颈问题叠加起来,形成了不小的非理性恐慌情绪。

    另外,高油价对中国石油巨头们的经营策略也有所影响。一方面,它们借着油价上涨来大赚其钱;另一方面,油价上涨也触动了中石油与中石化收购国际石油资产的步伐。需要指出的是,从企业角度来看,在油价高企的情况下,加大海外石油资产收购是一种明显不明智的投资行为,要支付不必要的“溢价”和过大的风险。这背后体现出了中国石油企业的焦急心态。

    高油价带来的恐慌,还加剧了中国石油进口的失序。过去中国的石油进口一向有“高点买进,低点卖出”的非市场化行为,而今年的情况也没有明显的改观。2004年1-10月,全国进口原油9959万吨,超过去年全年的进口水平,全年有望达到1.2亿吨。有预测称,今年全年中国石油贸易逆差将超过300亿美元,其中一部分就是为高油价支付的。

    从种种情况看,今年的油价大幅上涨,加上国内“煤电油运”的紧缺,使得国内高层对能源安全问题的紧迫感大升,也使得国内从政策部门到企业和普通消费者,对于高油价表现出了一种非理性慌张心理。

有路可走

    非理性慌张情绪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我们确乏明确有效的战略,没有找到解决方法。而战略研究的原则之一就是:除非从来根本没有战略,否则通过战略研究一定能够找到解决方案。

    在对中国国内的能源状况进行研究之后,安邦集团的研究人员认为,中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自己来解决能源问题,打碎石油瓶颈的约束。安邦的研究人员认为,国际石油“大鳄”所犯的重大错误是,忽视了中国在煤、气替代上的巨大潜力。因而,中国能源安全战略的基本方向应该是:用煤炭和天然气来替代石油短缺,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煤气资源的家底。中国虽然石油资源相对匮乏,但煤炭资源丰富,煤炭保有储量高达1万亿吨以上。据国土资源部2004年6月发布的一份统计报告称,截至2002年年底,中国探明可直接利用的煤炭储量1886亿吨,按全国年产19亿吨煤炭计算,中国煤炭资源可以保证开采上百年。

    从天然气资源来看,中国的蕴藏丰富但勘探、开发和利用不够。据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提供的数据,经过20多年的勘探研究,目前中国天然气远景资源量可达47.14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量为14万亿—18万亿立方米;目前中国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3.86万亿立方米(可采储量2.47万亿立方米),其中开发动用仅占1/3的储量,还有2/3的储量没有动用,可供开发的资源基础雄厚,剩余可采资源量11.5万亿立方米。此外,尚有非常规天然气(煤层气)资源(与常规天然气资源相当)作为接替和补充。按目前的可采储量算,以每年开采1300亿立方米的速度,只可开采20年,但按可采资源量来算,可开采100年。

    因此,从资源量来看,中国并不是没有退路,而是需要调整战略,把目前对石油过多的关注,转向对于煤炭和天然气的开发和利用。也就是说,要用煤、气替代战略,来缓解甚至消除目前的石油安全危机。

    有人会问,煤炭与天然气能够替代石油吗?回答是肯定的。目前,不论从技术上,还是从工业生产,以及从经济上看,用煤气代替石油都有可能性。简单的估算显示,按照目前对石油业(包括收购海外石油资产)的投入,未来十几年,中国为完成大型的石油项目,需花费的资金将高达3000亿—4000亿美元(平均每年300亿美元),而中国2003年对煤炭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为413亿人民币(约50亿美元),2002年只有288亿人民币(约35亿美元),也就是说石油与煤炭的投资相差约5-10倍。这也与中国目前煤炭占能源消费构成的66%以上的比例极不相称。

    基于以上分析,安邦集团研究总部对于中国未来的能源战略,有以下基本建议:

    首先,中国要加大征收能源税。采用“多消费者多交税”的原则,这将在促进合理利用地球资源的同时,扩大财政在能源方面再投入的基础。

    其次,在价格高峰期积极扩大生产,出口煤炭,合理对冲石油进口价格。同时开征资源利用税,利用税差调节出口价格,抬高煤炭的出口价格。

    第三,全面制订并落实能源替代战略,扩大煤炭生产和天然气的生产,鼓励相应技术设备的开发,降低或稳定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度。

    第四,在维持产品竞争力的前提下,鼓励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根据石油进口价格浮动产品价格,使部分成本透明化,在提高中国企业利润的同时,变相地向全球征收能源补贴。

    中国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毫无必要对石油涨价感到恐慌,更不能因此乱了方寸。现在看来,我们的慌张不是来源于资源的绝对短缺,而是来自于缺乏深入的战略研究,以及没有好的战略选择。

关键词:            
  评论 文章“油价上涨,中国别慌”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普京访华使用能源大棒政策
 中石油计划海外扩张
 争端升级 日本要求中国终止东海天然气项目
 俄又向中国开出能源新筹码
 中日争议水域石油勘探引发紧张
 华尔街日报:高油价促使中国需求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