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文化视线 > 东西边上
余秋雨:艺术家们都不容易,大师们就更难
2005-11-18 15:28 来源:新闻午报  


    “上海戏剧学院教学实践展示演出”的重头大戏———“2005上戏创意论坛”昨日上演。著名作家、学者、教授余秋雨在论坛上就“人文精神的失落和城市文化之美”的话题举行演讲。偌大的上戏实验剧场人满为患,这位上戏前任院长的到来,让师生们兴奋不已。

 
  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中国文化的发展却有滞后、不平衡的现象,尤其是人文精神的缺失和终极关怀的失落,让余秋雨对中国文化生态以及中国艺术家们的生存现状产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在演讲中,余秋雨列举了陈逸飞和倪敏然的例子,希望大家能够给艺术家们更多的生存空间。

  陈逸飞曾代余为读者签名

  今年的4月10日,著名画家陈逸飞在华山医院因病去世,作为他生前好友的余秋雨当时正在美国讲学,昨天演讲中,余秋雨提及好友的过世神情依然悲伤不已:“我和陈逸飞同年同乡,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们都是上海狗协会的会员(属狗的人),我俩是协会中最小的。他的突然辞世让我深切感受到生命的无常。”

  对于和陈逸飞的交情,余秋雨说:“在他未成名时我们就相识,加上我们还有几分像,所以常常有人把我们两个搞错。最有意思的是,以前常有读者拿着我的书要他签名,而他居然也就大笔一挥签了我的名字,然后说他是陈逸飞而不是余秋雨,不过他替我签也是一样的。”

  和余秋雨的能言善辩不同,陈逸飞是个不善言词的人,余秋雨说:“他不太会说话,但是很有自己的想法。记得我在进行千禧冒险之旅前,国内很多人只知道我要走一段崎岖的路,但并不知道其中蕴涵的危险性,但陈逸飞对于塔利班等武装力量还是有所耳闻;知道我此去生死未卜,临行前他特意送了我一套他设计的最得意的衣服。他觉得即使我不幸死在那里,那么在死时能穿着他的衣服,他也觉得很欣慰。所以在我得知他死讯的第二天,我在一个大学进行演讲时,就穿着他送我的这套衣服,以此表示悼念。”

  尽管相交很久,但余秋雨和陈逸飞的合作并不多,他说:“在非典横行的时候,由我写词,和逸飞合作拍过一个有关抗击非典的公益宣传片;之后,我们还一起替戒毒所的戒毒犯制作过一个电视短片。”

  陈逸飞因《理发师》想吐血

  “坦白说,陈逸飞在国外的影响力丝毫不比国内差,而外国人对他的了解甚至超越了国内的人,他应该得到更多的认可,而不是非议。”余秋雨说,“我几乎每次在大学演讲,都会被问及对于‘陈逸飞被冠以文化商人的称号怎么看’,我不理解为什么在中国,文化商人就那么丢人呢?一个文化人不能找到企业强有力的支持,只能去扮演商人的身份;这不但没有引起我们的反思,反而成为我们攻击的对象,难道这不奇怪吗?!比起国外很多艺术家所涉及的领域,陈逸飞所作的其实是很狭窄的。”

  对于陈逸飞的影响和评介,余秋雨表示:“他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借用上海城市的特殊魅力,在国外运用反思的理念和技巧对中国古典文化进行探索的艺术家。他笔下的仕女都没有表情,但这种无言的美丽恰恰是中国失落很久的东西。其实按照陈逸飞当时的成就,他完全不用在乎钱财和名声了。他之后不论是办杂志还是拍电影,都不是为钱,而只是为了一种信念,他总是觉得自己身上有种责任,就是让我们的国家更美丽。”

  “陈逸飞生前有两个愿望,一是办视觉杂志,二是办视觉大学。这两个愿望他都没能实现,但他却为此付出了无数心血和金钱,包括电影也是他探索视觉艺术的一部分,《理发师》也是他未完成的心愿!如果大家能冷静地回顾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就会发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视觉事业。”回想起和陈逸飞的最后一次相见,余秋雨说:“当时他正为那本视觉杂志的发展不顺而捶胸顿足,加上《理发师》进行得不顺利,一顿饭他讲了四次‘我真想吐血’,没想到他最终也是吐血身亡。”

  倪敏然死于爱的沙漠

  如果说陈逸飞的病逝让余秋雨感受到人文精神的一种失落,那么台湾笑星倪敏然的自杀则让余秋雨再度对中国艺术家们的生存环境产生焦虑。

  在演讲中,余秋雨对于近日轰动娱乐圈的台湾著名喜剧演员、《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主演倪敏然的自杀,感慨良多:“倪敏然是因为忧郁症而自杀,活生生地把自己吊在山路上,直到一周后才被人发现,发现时已面目全非,毫无人样。而早在他失踪前一周,他曾疯狂拨打友人电话,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他,他的死刺痛了整个台湾演艺界,在他的追悼会上几乎所有台湾演艺界的同仁都参加了,不论是认识不认识的,或者是一些改行了的,都赶来送他最后一程。远在美国留学的张惠妹也专程赶回为他唱歌。短短一首追思歌足足录了12分钟,因为每个人都要为他唱上一句,大家都开始意识到互相之间的关怀实在太少了。”

  余秋雨反思说:“很多海外的华人都曾很疑惑,为什么在演艺界口水战总是层出不穷,我们在人格道德上的互相消耗造成了艺术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文化自然不能大踏步前进,而这样的内耗也造成了精神文化的失落。”

  倪敏然的尸骨未寒,很多人又把战火烧向了他的“绯闻”女友夏,对此余秋雨说:“有媒体把倪敏然的死统统归咎于这样一个女孩子,我非常反感,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如今死无对证,不管这个女孩如何辩解都会被冤枉成说谎,而当她已处于每天都想自杀的状态时,依然有媒体对此不依不饶,有人甚至还不远千里跑到上海京剧院找一些老演员取证,然后添油加柴。这就是我们当今一些艺术人的生存现状,姑且不论这个女孩子究竟做了什么,但倪敏然的死显然有很多原因,一定要把所有的罪责推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未免有失公允,难道刚刚死了一个不够,还要再逼死一个吗?”

  艺术是项孤独的事业

  关于中国艺术人士的生态环境,余秋雨不无担忧地说:“其实艺术家们都很不容易,大师就更难了。要知道大师往往没有很多朋友,而且性格孤傲,脾气倔犟,因为艺术是一项孤独的事业,只有执着的人才能坚持到底。艺术家们具有敏锐的艺术直觉,同时心灵又非常脆弱。”余秋雨说:“正是因为大师有这样一类的特点,所以他们需要一种更为宽容的人文环境。我很怀疑,如果贝多芬、海明威生活在我们这样的气场中,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成为大师?其实在中国也有很多潜在的大师,但他们不是在刚刚成为大师时就死了,就是还没来得及成为大师就走了,这都和我们缺乏人文关怀的文化环境有关。”

  余秋雨演讲到最后强调说:“在古典时代,孔子曾强化人们的羞耻感,孟子则提倡恻隐之心,但为什么在我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一些制造假冒伪劣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公民意识和终极关怀,说到底还是缺少人文精神。这对于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问题。”

关键词:            
  评论 文章“余秋雨:艺术家们都不容易,大师们就更难”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