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文化视线 > 文学批评
重振国学的教训--“白搭”
2005-11-18 15:39 来源: 潇湘晨报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对媒体宣布人大将组建首个本硕连读的国学研究院,称力图“重振国学”。马上,此事成为了《南方周末》、《新京报》、《光明日报》等众多媒体关注的文化焦点。继2004年甲申文化宣言、“读经热”之争后,此事被看作又一份国学重兴的宣
言,掀起“当代中国是否需要重振国学”,“人大‘国学班’能否成为一种榜样”等热门讨论。

  今日中国,一边是网络涂鸦文化、时尚文化甚嚣尘上,一边又是传统人文精神归位和国学热的呐喊。一片混乱中最明显的好处倒是,不论你站在正方反方,都能在争吵中明确自己的信念,这比浑浑噩噩地对待自己的文化要好得多。因此,编辑特为读者奉上学者、市民及网友们的观点,以供讨论。

  1946年暑假,15岁的钟叔河抓着毛笔趴在桌前,用文言文写了他的第一本小书——笔记体小说《蛛窗述闻》。这时,他已经读过好些古书。对于这个少年来说,所谓国学,不过是一门自然的学问,手边有,就拿来读,是一扇满足他求知欲望窥探世界的玻璃窗。

  2005年6月8日,我面前的学者钟叔河是位性情豁达、观点犀利的老人。他说,该拿双面镜看国学,它既是一份遗产,也包含着负债。

  我不相信国学有危机

  记者:5月底6月初,中国人民大学宣布创办6年制本硕连读的“国学班”,这又引起了大家对如何拯救国学危机的讨论。

  钟叔河:首先我不太相信国学有危机。即使存在这么一种危机,办这样一个国学班也不能解决问题。

  这样的学校并不是首创,早在解放后,北大就有古典文献专业,5年制本科,杨牧之就是那里的学生。古巴比伦文字都有人破译,国学继承难道会无人吗?有人说,从小孩子起就要读《三字经》,照过去那样要他们背诵。可以说,这样是接不了国学的班的。我们当时从初一起就只读文言文,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读不通的,就是能背诵也没用,写不了文章。国学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是客观事实,有兴趣有天分的人自然会去研究它,根本不需要这样(办国学院)来培养。

  凝聚力强的文化,保守性也强

  记者:对待国学,您的基本态度是怎样的?

  钟叔河:历史上,国学受到过许多冲击,比如在文革时期,比如在“五四”时期。典型例子发生在鲁迅那里。当时《京报副刊》向名家征集青年必读书目,鲁迅的答案最有意味,他没有提供任何书目,只写了一句话:“从来没有留心过,所以现在说不出。”后面加个备注:“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表现出来的是全盘否定的态度。当然鲁迅的特点是讲话讲过头,他自己并不否定传统文化。不久后他给老友许寿裳的儿子开书目,又全都是中国书。

  我还是认同五四先贤们的精神。我以为,中国传统文化一方面源远流长,有很多优秀的东西,但另一方面,要看到它是内省的,内向的,凝聚力很强,因此保守性也强,很大程度上是排斥外来文化的。

  我们不能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厚和灿烂,但祖宗给我们遗产的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不少的债务。

  我们不能靠国学来现代化

  记者:怎么理解您说的这种“传统的债”?

  钟叔河:也就是说传统中也会有负面的东西。这种情况当然在每个民族文化中都存在。而且负面不一定就意味着丑恶,它或许是一种消极、颓废。举例说,鲁迅曾指责章士钊抄袭过的一篇赋,我找出来一读,发现这篇《齐姜醉谴晋公子赋》除了对仗工整,每段更依序对应标题中的字来压韵,还有典故的运用,做这么一篇精巧的文章,很难。我就想,那些有思想、智慧的人就把思想、智慧消磨在这些文字游戏中了。其实这就是一种负面的东西。鲁迅、周作人他们是读了很多古书的,因为读通了,所以能看出这方面的问题。有传统债,就意味着我们后人要付出一些努力,来对传统重新评判和估价。

    古老文明能发展到今天,它生命力强,凝聚力强,保守性也强,能够保守自己的特点。现在进入全球化文明时代,我们的传统文化要现代化,其中就存在很多矛盾和冲突。人们可以使用现代的手机、用现代的通讯方式发短信,但看他的内心,却不一定是个现代的人。

  记者:我们外在的装备现代化了,但内在的精神不一定就现代化。

  钟叔河:对。首先应该是人要现代化,思想先现代化,其它的现代化就自然实现了。而我们并不能靠国学来现代化。

  读 
几句古书,就爱国了吗?

  记者:在许多号召发扬国学的文章里,我们不难发现与其说作者是关注国学本身,不如说更是在强调我们的民族尊严和民族文化自信。

  钟叔河:第一,民族自尊心的发扬不是靠读一两本古书来维护的,古代人不都读古书吗,变节的人、动摇的人,也多得很;第二,对于光是口头大喊要发扬民族自尊心的人,我总是听了觉得怀疑。民族自尊心也好,爱国主义也好,首先是要这个民族和国家可爱,这个爱才是真诚的。首先要解决的是,我们要努力,让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可爱,我们说的爱才是可信的、真实的。都来读几句古书,民族自尊心就会增强?未必。

  爱国观念在中国产生比较迟。中国古代的爱国观念是和君王联系在一起的,不是我们现代意义上的爱国观念。一代君主战败亡国了,人民就该追随君王自杀吗?大家都自杀了,岂不是亡了国,又灭了种吗,这是什么爱国主义?我们应该是爱乡土,爱乡土上的家和人民,并爱自己这种信仰,爱和平,反暴力。

  记者:强调保护国学的人举出很多现实的例证,比如一些年轻人不能认读文言文了,书籍、报刊、电视媒体等也对正宗传统文化的发扬似乎不重视了……

  钟叔河:我觉得一些古典的文史哲,在年轻人中间产生的影响慢慢地减小,这是正常的。因为现代人要掌握的东西太多了。我曾在美国住了一年,发现美国的年轻人,有的甚至是博士,他了解的美国早期历史可能比我了解的还少得多。而我仅仅因为兴趣,找这些跟我无关的书籍读过。但这也没有关系啊,他并不需要知道,因为有研究历史的人知道;英国人也无必要人人背得拜伦、莎士比亚,自然有研究文学的人知道。

  谈话进入尾声,我忍不住提了个“常规性问题”:对现在学龄的孩子,或者年轻人,您有没有关于读国学书的建议?

  钟叔河:建议没有,教训倒是有一个。我出了一本《念楼学短》和一本《学其短》,这其实是写给我的四个外孙女读的。我认为一个中国人不能不懂些古文,有些典故也不能不懂,而且中国文字表达简练,没有空话,不论对学理学文的人,都很重要。可是结果她们没一个人读!她们留学的留学,读博的读博,工作的工作,没有时间看,倒是她们的妈妈在看。

  记者:您说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钟叔河:教训啊,就是白搭。(还给我一个“反常规回答”,他自己也忍不住乐了)

关键词:            
  评论 文章“重振国学的教训--“白搭””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法国当代文学死期已近
 小心搬起萨特却砸了自己的脚
 无处不在的性感:色情文艺欣欣向荣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