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文化视线 > 艺术写真
《索多玛120天》——1/2人性
2005-11-18 15:44 来源:新浪文化  
    有些人看了觉得真是极端兽行与兽性。我倒觉得这是最荒谬的误解。
  这分明是人性,哪里是兽性,因为从来没有别的动物能够做到这样的行为:斯文有礼的虐待、性交与屠杀。只不过这是1/2人性罢了。
    
  关于这部电影我要把我觉得最重要的片段放到最后说,因为我不得不借助铺垫和详细的说明,才能够顺利的表达观感。留小胡子的是法官,绅士样子的是部长,络腮胡子是公爵,另外一个尖下巴而眼神邪恶的是主教。
    
  非情色。如果你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情色的享受,那么我讲要说,恭喜你,你在心理上确实变态了。当然,绝对性的多数人是反感恶心与排斥。这如果说它反映了某些情色内容,但确实不是一部普通意义上的情色电影。
    
  非虐恋。根本上是虐待而不是虐恋。电影里是存在虐恋的,但是极其微小,在少数控制时间比较长的少男少女身上出现过。比如某个镜头里出现的,那个络腮胡子的角色,与身边的少男接吻时候,少男的面孔上是暧昧的笑,嘴唇也泛出情欲的鲜红色。但这也只维持到没有深入虐待阶段,没有进入深度身体摧残。性欲与情欲是截然不同的。有情感的性欲只有在不可控制下才做出伤害,而不会刻意去摧残肉体。而虐恋需要以相互的情爱为基础的,是愿打与愿挨的事情。不过这里的问题在于,它们之间没有绝对的鸿沟,是可以过度的。电影里这只占据很小一部分和一个短暂的阶段。
    
  如果你有了那么大的权力,会怎么样?有了控制一个小城堡的权力?有了控制一部分民众的权力?有了控制一个国家的权力?有了控制权力的权力?乃至有了无上的绝对权力?你自信那个时候你的抉择与喜好,你的判断与性格,还会如你现在看电影时候的感受与意识?
    
  虐恋之所以与政治密切联系,都只在于,当它通过权力获得了实施的能力与机会,才值得我们关注。一个没有登上法西斯国家头头宝座的希特勒,是没有人注意的。而权力是政治的代词。围绕权力的斗争就是政治。而追求权力的动机,则源于人性。
    
  那么人性是什么?欲望吗?好吃之人据说舌头长期时间使用后,长出一定程度的舌苔。性欲呢?一样的,尝试的花样的,寡然无味。所以这就是我们对一般性心理变态的区分。一个变态男子强迫自己伴侣性虐待的时候,他的伴侣拥有权力拒绝,法律保障了她有这个权力。但是在索多玛这样一个比喻的地点,四大象征意义的角色,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权力对应的就是极其少数人的个人自由。
    
  最丑恶的人性仍然是人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有生命当中,只有人达到了意识层次,并且在意识操控下,做出只属于人类的此类行为。四个角色最先开刀的,是人类文明的最基础规范,伦理禁忌。
    
  在某一次酒宴上,其中两个人讨论道:“没有什么比邪恶传染的更快。”他们其实是一群多么清醒的施虐者。绝对控制的权力使他们无所畏惧,为所欲为。
   
  回到开头,当一对少年男女在“婚礼”之前,分别被讲故事的女人与卫兵侵犯时候,旁观的开始议论,议论完毕冲向各自的“小猎物”。“我们法西斯主义者,是唯一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很自然地……一旦我们掌握了政权,真正的权力是无政府状态。然而,看着他们那副淫秽的姿态,就像聋哑语言,有着我们任何人都解不开的密码,不管我们的权力有多大。”“这都没用,我们必须限制我们的动机,只有一种单一的。”
    
  在“婚礼”之后,这对男女相互爱抚,很自觉地拥抱。马上被分开。接下来就是那段关于波德莱尔、尼采以及
  达达主义的提及,以及一句奇妙的对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满足你的愿望,我尊重所有的体验和幻想。不管有多少复杂,所有的发现我都尊敬。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主人,甚至是最奇妙的狂热,起源于文雅的基础原理。”“是的,老东西,这就是问题的微妙之处。”但事实上,如果有人对你说, 我尊重你被虐待与被控制的体验,多数人会选择拒绝,如果可以拒绝的话。因为常识告诉我们,不被控制就是最安全的处境与尊重。
    
  这两段对话,衔接的非常紧密,前面的是关于政治、权力对性的侵占,后者则是动机与理论的自我分析。打破一切控制与忌讳,是为了谋取无上的“自由”。
    
  这个时候你要明确“政府”的概念。即使法西斯政府也是以骗取民众信任与支持,获得大众的授权的。它的暴政只在于手段与宣告的目的,实际结果与宣告的目标两极化脱节。而电影里这四个人集中起来议论,得到的结论是真正的权力是无政府状态。这真是一句道破天机。权力的天性就是无政府。政府本就是取得授权代为管理的形式,是比较文明的社会生活表现形式。所以势必接受监督,即使是上天授权或神权国家,也有圣贤与神圣的教义约束。而无政府状态的极权,乃是暴政的最高形式。别说对这一群无反抗力量赤裸裸的少年男女,进行的性的种种玩弄和残忍的虐杀,就是把整个人类都如此奴役,他们恐怕都可怕幻想过。
    
  所以电影最后直接指向的还是你的内心?你是否接受挑战?在你潜意识里的东西,与你到观看截止前的全部思想体系、价值判断依据、情感的表达方式乃至性取向,获得的对照,产生一个什么样的结论?有人把权力用在满足癫狂的性欲、肉体摧残折磨,抵达血腥的最深层次的快感,有人用来满足精神控制与精神折磨,以及绝对性的精神优越感,权力的用途各个不同,但归根结底无非是个体欲望的极端满足,最后的最高程度,无非是全面的庞大的彻底控制。当然,现实当中到底有不可控制的领域。比如人的本能,还有情感。
    
  这1/2人性,或者可以这样说,它其实是个悖论。人性恐怕不在于高低,只在于所处的氛围约束、思想文化的约束与所掌握的权力的制横。简单的1/2划分不过是肤浅的理解。权力是危险品,足够使人一本正经衣冠楚楚形式高雅地释放丑恶。历史进程的教训,使人类学会把权力分解再分解,一分权力带来的专横要有一分监督。一分社会控制就要有一分控制“社会控制”。甚至连制度本身都要经过严密的考核和验证才能够施用。连制度都不可靠,可以用来最有效地做恶时候,惟有找到最基本的经验与常识来对抗。
    
  有权力泛滥的地方就有危害。这危害也是不分私人领域与大众领域的,本能意识最大。犹如核弹能量中心带来的污染与暴力。电影,其实是对文明的警醒。只是采取了最直面的形式。
    
  最后提一下结局,弹琴女子最终自杀,两个年轻的男士兵(我注意到这两个士兵,似乎是最初挑选的少年男子当中的两个,应该是服从而主动转化的)一起跳舞的镜头。 目睹者自杀,因为她在现场。我们和导演是旁观。
    
  我个人的理解这样的,考虑到导演帕索里尼本人是同性恋者,他还说过:“我试图以信仰《圣经》的人的角度来拍摄它,拍完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它代表了我自己的看法”,而在电影里,那是连都四位无所不为的角色都歧视的群体,却在那一时刻,翩翩起舞,表情很生动,其中一个问另外一个,“你女朋友的名字叫什么?”是很两厢情愿的,贴得很近,带着一点温情的意味,而这不是基于强迫、权力控制的,这想必,就是悄悄的“主旨”暗示,没有权力压迫性伤害的心甘情愿的交好,是再大的权力,也管不着的。
    
  镜头那么平静,画面使人厌恶,帕索里尼至少使无数人为之不平静。这远远胜过虚妄和被掩盖了哭泣、残酷、惨叫和遗忘的平静。这个导演不过是很忠实的用概括性细节,表达了文明的进程当中,所发生的最应该避免的东西。这或许有助避免。即使长久的不平静,也是值得的。这点看来,他像是在完善上帝的不足。
关键词:            
  评论 文章“《索多玛120天》——1/2人性”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不自觉地浪漫--文学是历史的一部分
 超越1840年以来的集体无意识
 口号就是好玩--五花八门的后现代编剧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