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情感 > 口述实录
口述:用身体诱惑来的爱能走多远
2007-02-02 16:35   

  我把自己包裹成棕子一样。走出屋子,走向大街,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一连做了三次侧试,早早孕试纸上每次都是明显的两个红杠杠。我确信自己真的怀孕了。自从这个结果出来,我的身体就感到特别冷。我害怕听到那个可怕的词,刮宫,害怕那些冰凉的器械进入我的身体。但是,如果这个小东西不可能留下来,我最好及早地把它解决掉。这听起来有些残忍,我要亲手去扼杀一个小生命,剥夺了它生存的权力,

  怎么会怀上呢?明明一直都采取着措施,惊慌失措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洁。她说这是常有的事情,没有一种避孕方式是绝对可靠的。

  我孕育了这个小生命,可我却无权决定它的去留,怀着几分忐忑,我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里的他沉默了片刻,似在斟酌着话语,最后淡淡地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我无法给予他任何东西。虽然这样的结果我已经想像了无数次,我就知道他不会确切地说出留还是不留,但是听到他冷淡的似乎这生命与他毫不相干的话语,我的心还是疼痛了,这就是那个赋与我腹中胎儿生命的另一个人,他对它是如此地漫不经心。

  或许这不该怨他,他从未给我任何承诺,是我愿意跟着他,不计得失。

  我是在一个洽谈会上认识他的,洽谈会上他侃侃而谈,语言生动,考虑严谨,并伴着丰富的肢体语言,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活力充沛,极富魅力,许多人被他的发言吸收了,我也是其中的一个,知道他在与我同一座大楼上上班时,我便借着与他们公司的业务往来,不时与他接近,他最初对我态度是淡淡的,好像拒人千里之外,可是这更加挑起我对他的兴趣,我更加频繁地去骚扰他,甚至有时在下班后跑到他的办公室去。他不理我,我坐在他的对面,很任性地看着他。

  有一天,我看到他办公室的灯亮着,便敲门进去,他看到我进去,问我有什么事吗?我坐在他对面说没什么事,只想来看看你,一边说一边用轻浮的眼光看着他,他突然站起身来,靠近我,粗野地抱住我,我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这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他冷笑一声,一把推开我,大声地说,出去。

  我走了出来,但是后来我发现,我整个晚上都在想着他的动作,甚至有一些兴奋。其实在内心里我渴望得到他强劲的拥抱。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大顾他当时让我出去的喊声,又走过了他的办公室,我想我真是疯了。那一天,他看我进去,嘴角浮起一丝笑,走过去将门锁按下,目不转睛地逼我到门边,然后便突然吻了我,这一次我乖乖顺从了他。

  后来,我们开始来往,但因为最初我的过份主动在与他的交往中我总是处于极被动的局面,他随时可以找我,可我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常常有理由拒绝。

  情人这个词,其实是包含着许多隐忍的,你只可以把你的快乐分享给他,却不可以将你的烦恼,哪怕一点点付加给他,否则,他会烦。他会说我找情人不是来添麻烦的。

  可是我是那么在乎有他在我身边的感觉,手术的那天,我又打了他的电话,问他可不可以到医院里来陪我,他说不行,他在开会,怎么能擅自离开,他让我勇敢些不要怕,过后他来看我。我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地颤抖起来,眼泪就流了出来,怔怔地没有听到护士喊我的名字。

  朋友洁匆匆地赶来,她搂着我肩膀对护士说,先叫下一个人吧,她需要稳定一下情绪。我伏在洁的肩头哭了,为我的孤独。洁轻拍着我的背,她说坚强点,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害怕疼痛,又忽然对我腹中的生命有些不舍,于是对洁说,我要把孩子留下来。洁说你想让他一生下来,就得不到父亲的爱吗?你想让他一生下来,就要面对很多尴尬吗?不要指望孩子来留住爱情,不会的。

  医生说可以做药流,这样疼痛相对要少一些,但是她说如果从前做过人流的人不太适应做药流。大学毕业的那年,我为我的男朋友做过一次人流,那时候,面对分别,除了抓紧时间在一起,我们无从选择。至今我清晰地记得那疼痛留在我心里的感觉。想起来,身体都会发抖,可是,没有办法,我不适应做药流。

  手术三天后,他才来看我,坐在我的床边,精心地为我剥开一个在手心捂了很久已经捂热的桔子,修长的手指,专注的神情,温柔的眼神,我便把我所承受的所有的痛都忘了。

  洁后来对我说,结束这段感情吧,它最终会将你掏空,你什么也不会得到。可我就是不甘心,凭我的年轻会拉不住他的脚步。在这场爱情的争夺中当了逃兵?

  我固执的个性不允许我就这样轻易放弃,可是不久我发现,我真的错了。

  他又几天没有来看我,我终于耐不住思念的折磨,又一次违背了他规定的只许他打电话找我,不准我打电话找他的原则,拨打了他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回音。整个下午,我什么事都没有做成,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

  晚上,他终于来了电话,他说他在医院里,他的妻子病了。我问他在哪个医院,可能是为了证实他确实在医院里吧,他将医院的名子告诉了我。

  我也在病中,刚刚为他做掉了他的孩子,而他却一直只守在他妻子的身边,完全不顾及我,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要去看看他的妻子,看看那个与我一想分享他的爱的女人,看看我的对手,我不顾身体的虚弱,置身于寒冷的街头,不顾天色已晚,竟不忘买一大包东西,提着去了医院,一路上,我想着我该用什么样的身分出现在他们面前,我要怎样向他的妻子介绍我自己。

  到了医院,我几经周折才打听到他妻子住的病房,透过病房的玻璃,我看到他,正搀扶着自己的妻子一步步在病床里慢慢走动,他微弯着身子,小心地护卫着她的身子,他妻子的胳膊绕过他的脖颈,一只手放在高高腆起的肚子上。原来,她不是病了,她是要生了。要给他生孩子了,而我,才刚刚为他做掉了他的血肉,疼痛还留在我的身上。

  我突然不想进去了,我返身向医院外走去,顺手将手里提的东西扔进了垃圾筒。

  这个世上,除了我,再没有像我这样的傻瓜。我一路哭着回到了住所。下决心再也不理他。可是关于我们的一些回忆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或者,他真的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先爱上他的,然后不顾一切地要与那个女人来分享他的爱。

  可是,在我眼里,他是那么优秀,那么完美。我怎么舍得放弃掉他呢。

  洁说你简直疯了,这样,你不但会伤了你自己还会伤了别人,放弃他吧,纵然他再优秀,他已经不再属于你。你又何必抱着不放呢。我又一次失去了理智,我大声地对洁说:不,你不会了解,你是一个不懂感情的女人。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我知道洁不是不懂感情的人,她曾经也有过一段很深的感情经历,只是从不见她再提起,是因为疼痛还是不屑?我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会不会是在她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而洁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受到多大的伤害,她只是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对我说:也许是我不对,我不该用我的观点来左右你的生活,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选择怎样的生活,关键是让自己快乐,如果不快乐的话,为什么不试着放弃呢?

  我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失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认识了洁这个朋友,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奔她而去,寻求她的安慰,而她是那么宽容和智慧。

  看我实在无药可治,她建议我放下一切,陪她回一趟她的家乡,洁的家乡在北方,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上,在那之前,我一直置身在拥挤的城市里,从没有见过那么辽阔的空间,绿波一直荡漾到天尽头,洁教我学会了骑马,然后和她一起在辽阔的草原上策马扬鞭,累了,便将身体舒展在青草之上,身下是松软的草和温湿踏实的土地,眼前是湛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如棉絮般的白云,心胸似乎也随之辽阔起来,烦恼在空旷天际下变得渺小。有好几次,我都在心里自言自语,与眼前的这一切相比,那个男人算什么?

  晚上的天空,缀满了星星,城市的天空被高楼分割,很少看到这样的夜空,我站在洁的身后,望着满天星斗,默默感叹到底属于我的那颗星星在哪里,洁回过头来,对我说:一个女人,如果能把朗朗乾坤山川日月放在心里,是不是就不会有哪个男人可以伤害到她。她是在开导我还是在坚定她自己,只是那话真的如一股强大的气流让我心头一振。黑暗中,她的双目漆黑明亮,如天上的星星。

  从洁的家乡回来,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纠缠在那段感情中了,我以为他也不会再来找我,可是,他还是来了,他问我去了哪里,一直找不到我。我的心又腾起一层热浪,真想再投入他的怀抱,享受哪怕只有片刻的温情。可我忍住了。我笑笑,然后对他说:我们分手吧。从此再不要有任何瓜葛。

  他问我,你说的是个真的还是假的。我说真的。他说好,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就像从前任何一次不欢而散一样。

  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的那样,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跑过去抱住他,而是,也背转身走开,向相反的方向,这或许出乎了他的意料,走出没多远,我的手机响了,打开,是他打来的电话,他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决绝?我苦笑,是的,一直以来,我在他面前,所缺的就是这种决绝,我将手机关掉,我想,这一句话也没必要再对他说了吧。

  忍住一阵心痛,快步地,我向一片光亮中走去。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口述:用身体诱惑来的爱能走多远”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出轨男人南有老婆,北有情人的生活
 两种经典的分手理由让女孩们感动!
 女人,小心逼走老公的十大行为
 女人最让男人自卑的九个经典事实
 激情过后 拿什么维系我们的婚姻?
 我很想看看我当年疯狂爱过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