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商业 > 热点关注
工业园区名存实亡的“三同时”
2007-08-03 11:51 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芳、杨维汉
上一页 [1] [2]

    一些外来企业也摸准了地方工业园区招商的“脉”,对应当承担的各种责任和义务推诿塞责。莘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到一家屠宰企业征收排污费时,这家企业的负责人横眉怒目:“我们是招商引资来的企业,交什么排污费!”

    “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是造成企业违法排污的重要原因。宁夏回族自治区环保局副局长金韶琴说,企业反复偷排在罚了一次款后,只能限期治理,建议停产;造成的环境损失一般远远高于对它的处罚。企业和法律政策之间形成一种“博弈”,企业处处在寻找制度的“漏洞”。

    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指出:“工业园区违法排污企业既不怕查,也查不怕。不怕查,是因为他们大多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来的,格外受政府礼遇,执法检查往往绕道而行,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查不怕,是因为执法往往雷声大、雨点小,即使处罚,相对于排污的收益也是九牛一毛。”

  地方政府:急功近利“媚商”

    “某些地方上马高耗能高污染项目的冲动很强。”环保总局总量控制办公室副主任刘炳江说,区域限批就是要限制这些地方的盲目发展冲动,向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植入”环境风险意识。

    “中华环保世纪行”执委会主任何嘉平指出,工业园区成“污染园区”,其中主要原因是“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的驱使,不少地方招商引资急功近利,不同程度地存在“媚商”现象,“唯GDP论”在某些领导干部中还有相当大的市场。

    “前些年全县没有几家像样的工业,虽然农业成绩显著,但全县经济发展总体上十分落后。建立工业园区后,为了加快招商,就匆忙进了一批企业。”莘县环保局局长杨岚明坦言:“为了降低企业成本,最初在环评上要求相对松一些。”

    在激烈的竞争中,有的地方出“狠招”,对高污染、高耗能企业大开绿灯。记者了解到,一些地方领导甚至要求当地环保局长:“经济发展要上,环保要适当让一让。”“让”的结果就是不仅税费要优惠、办事要快捷,而且环保手续也要“简化”,把“先上车后买票”“上了车也不买票”当作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或干脆给工业园区上特殊保护招牌,严禁环境执法人员进入。

    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环资委有关人员介绍,园区申报的重大项目,一般由地方某位领导主抓,急于建成,就先建项目,环评后面跟上。宁夏地处西北落后地区,为了能够留住一些企业,不敢设高门槛。石嘴山市强制要求一些污染企业上环保设施,结果一些企业去了其他省,GDP增速明显下降。

  “限批”:把好园区项目“入门关”

    记者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调查发现,“问题园区”在耗能环保方面存在三个突出问题:一是选址乱、定点乱;二是入区项目乱;三是管理乱、漏洞多。企业环评多数项目由开发区管委会自行越权审批,企业没有按照“三同时”要求建设治污设备,长期违法生产,污水的PH值严重超标;有的长期不征收排污费,环境管理处于真空状态。

    全国人大环资委专家指出,应该把园区产业发展规划与产业政策、环境区域的环境承载能力等进行统筹规划,项目进园区,先要有区域规划环评,再有企业环评,真正把好园区发展的入门关,使招商引资更具吸引力,而不是为将来发展埋下隐患。

    “将环境指标真正纳入官员考核机制应当是解决污染的首要措施。”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表示,政绩观的改变必须有强有力的约束机制,那就是官员环保考核问责机制。“环评风暴”变成制度法律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限批”给工业园区污染敲响了警钟。正在加紧排查整改的濮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胡永胜说:“这次‘限批’,对我们是个教训,借着整改契机,园区将加快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上一页 [1] [2]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工业园区名存实亡的“三同时””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集体涨价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诺基亚也当起了“造字”先生?
 张钰让我鄙视山西黑窑里的窑工!
 网通公司为什么能开出天价工资?
 为何会刮起一阵“过度消费”风?
 揭秘北京富豪开飞机吃小吃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