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人物 > 青年才俊
北大孔庆东讲这些段子居心何在?
2007-11-08 15:26   
[1] [2] [3] 下一页

    世界经理人文摘[digest.icxo.com]消息:1
新浪的编辑打来电话,用温柔的人的声音说:“我们给您开了一个博客。”我问博客是什么东西,答曰你上去就知道了。说句不正经的笑话,这很像傻小子娶媳妇儿,他问媳妇儿是什么东西,媒婆说,你上去就知道了。我当时的心情,是狼窝虎穴都可以闯的。于是,便上了这艘贼船。

2
毛泽东的医生让他减肥,理由是书上都说人应该瘦一点好。主席说:你那个书上,说瘦一点好,十年以后,就会有一本书上,说胖一点好。这话听起来真像“伪科学”呀,可是那个医生等了十年,真的看到了有本书上说胖一点好,望着毛泽东的遗像,他不由得痴了。这究竟是科学的胜利还是科学的失败呢?

3
广昌之战很惨烈,杨得志的一个团对付敌军三个师。耿飚右腿中弹,战士给他一瓶神奇的药,叫“雷公助你”,止血很灵。到了医院,卫生部长一看,哈哈大笑,说这叫“雷夫奴尔”。当时本省红军的军官没有“优待费”,耿飚是“客籍”的,有几块大洋,便去买了一条狗吃,连汤带骨头都吃得干干净净。十天后伤口就愈合了——那时的狗比现在只会装疯卖傻乱咬人的狗有营养多了——他马上赶回部队。随即率领红四团勇猛战斗,在战斗中带头冲锋,歼灭敌人一个旅,只消耗了400发子弹就俘敌千余,红军只有三个人负伤。陈光师长先表扬他打胜仗,而后又批评他带领党员干部打冲锋,罚他写文章,题目叫《反对个人勇敢》。耿飚当天就写好了,发表在《红色中华》上。这不就是电视剧《亮剑》里李云龙的原型么?

4
其实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当年才9岁,也没注意。最令我生气的是江青把一个农民“王孝岐”的名字改为“王灭孔”,我们全家在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报道后,我妈高兴得哈哈大笑,因为我妈姓王,跟我爸吵了一辈子,这回可解气了。我爸则气得一拍桌子:“这个王八犊子!你叫王灭孔?我看你叫王八蛋!”

5
我还在这一年的秋季跟父亲去辽宁开原出差,天天到那里的动物园看那只会笑、会抽烟的“马猴子”,每天不是吃海城馅饼就是吃辽西甜卷子,真是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天我告诉父亲,路边宣传栏里林彪的照片忽然不见了。父亲严肃地说:“别他妈瞎吵吵,中央肯定出事儿啦!”夜里我听见旅馆的走廊上有人说什么“三只鸡”,“豌豆黄”。回到哈尔滨,才知道林彪坐着三叉戟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了。

6
老黄不仅比我们黄,也确实比我们都老。他生长在革命老区,知青出身,正经学问之外,颇有些歪才。他在自己写的小说里,专门发明了一句骂人话:“瞄你妈的。”我们刚一入学,老黄就给我们从文字学角度详细阐释了这个术语的奥妙,大家无不佩服,便拥戴他做了我们93级的党支部书记。我对老黄说,看来你们研究楚辞的,都是流氓啊,人家研究魏晋隋唐的,都是君子。就凭这一点,李杜要高于屈宋也。老黄星眸一闪,严肃地说:我们屈原同志高风亮节,忧国忧民,宁死不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怎么会是流氓呢?我说,看看你们那《离骚》,一开篇,讲得清清楚楚嘛:“帝睾丸之苗裔兮,朕皇考曰勃起。”这还不够黄吗?黄凤显听了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们这研究鲁迅胡适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专门糟踏我们优美的传统文化。”

7
那时候地球上好多地方都属于“公共空间”,爱干啥干啥,可舒坦了。比如秦始皇派了八百个男同学牵着八百个女同学漂洋过海去找仙山,人家去了就不回来了,在那边自己建立了一个和谐社会,自称“大和”。有个叫老子的国学大师,学问很大,但是发表文章不够数,讲课时普通话也不标准,结果评职称的时候被孔子抢了先。老子也不生气,骑了头青牛沿着桑麻之路就到了天竺,在一棵树下呼呼睡了一个礼拜,起来就宣布自己能普渡众生,于是万民尊仰,香火弥漫,当地人民都叫他“释迦牟尼”。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北大孔庆东讲这些段子居心何在?”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韩寒:统计我有380万是扯淡
 80后作家兼车手韩寒炮轰中国交通
 《藏獒》背后的杨志军
 徐兆寿性文化课的启蒙意义
 俄罗斯的人口危机与普京的责任
 韩寒给自己造了一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