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报道   商业报道   商业头条   商业评论 百家杂谈   时事报道  社会问题   无本金月入1万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情感 > 围城风暴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口述:闺密经常与我和丈夫同榻而眠
世界经理人文摘 ( 日期:2008-01-29 11:06)

———————————————————————————————————————————

    关键字:口述 第三者 背叛

  我的闺中密友经常与我和丈夫同榻而眠

    世界经理人文摘[digest.icxo.com]9月15日星期六,程梦洁在姐姐的陪同下,到医院做了引产手术,结束肚子里已经6个月的小生命。

  注射了药物躺在手术台上的程梦洁,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程梦洁开始感觉到体内不规律地收缩,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失去孩子了,把手轻轻地放在隆起的肚子上,心里默默地跟肚子里的宝宝说着话:“宝宝,对不起,不是妈妈不想要你,只是妈妈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带着对肚子里小生命的愧疚,程梦洁闭上了眼睛,强忍着体内阵阵袭来的疼痛,伤心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程梦洁打进热线的时候,刚刚失去孩子,从娘家搬出来,暂时借住朋友的房子。

  “我的心情很乱,待在家里爸爸妈妈也一直在耳边念叨我交友不慎,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就搬出来了。”电话里,程梦洁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昆明的8月阴雨不断,对程梦洁来说,8月就如同一场噩梦……

  娟子是程梦洁的好姐妹,两人从上小学就认识了,一直是最亲密的玩伴。

  “她是我最信任的朋友,这么多年来,她就像我的亲人一样。我结婚时,她还是伴娘。”

  程梦洁结婚以后,娟子常常到家里来玩,如果晚了,她就会留宿在程梦洁家里。

  程梦洁家的房子很小,只有一室一厅,夫妻俩那张双人床,也是家里唯一的卧具。

  由于彼此很熟悉,只要娟子回不了家,就会三个人同睡一张大床,这是很自然的事,“那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以前都是我睡中间,他们一人睡一边。”

  时间过得很快,程梦洁已经怀孕6个月了。那一晚,娟子跟往常一样找程梦洁夫妇玩,她们一起看了碟片后,出去吃夜宵。

  三个人在烧烤摊上聊得很开心,娟子吵着要当孩子的“干妈”,还和程梦洁的丈夫大志碰杯喝了不少酒。

  “吃完时,已经12点多了,娟子住的小区已经锁大门,所以我们就让她留了下来。那一晚,我们头一次换了睡觉的位置。”

  程梦洁的肚子已经大起来了,实在不方便睡在两个人中间,于是,大志睡在了程梦洁和娟子的中间。没一会儿,程梦洁就沉沉睡过去了。

  凌晨快三点的时候,程梦洁突然想上厕所,睡意朦胧的她慢慢睁开了懵松的睡眼,黑暗中,她仿佛听到有急促的喘息声,正觉得纳闷,定睛一看,突然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正在发生关系。

  “我整个人都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在做梦。”程梦洁又惊又慌,不敢出声,紧紧地握着双手,指甲掐在手心里,觉得很痛,这种感觉告诉自己,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是真的。

  “我一直在等,等他们平静下来……”因为程梦洁知道,那一刻她已经不能改变什么,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万念俱恢地等待一切恢复平静。

  她的泪水肆意地夺眶而出,身体却是麻木的……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就像一个世纪过去了,他们终于平静了,程梦洁悄悄地下床去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后,程梦洁就离开了家,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两个最亲近的人背叛自己的事实。

  路上很黑,天下着大雨,程梦洁一直在哭,分不清脸上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泪水。她一直往前走,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走得远远的。

  不知走了多少路,程梦洁累了,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她招招手,迅速离开,回了娘家。

  屈指一算,程梦洁跟大志已经结婚8年多,直到今年他们才准备好要孩子,但天知道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二天,家里已经乱得炸开锅了。

  程梦洁的家人听了这件荒唐事,气得半死,直说要找大志算账,结果大志已经自动找上门来承认错误了,他解释说是因为娟子挑逗他,经不住诱惑才犯了错,希望妻子能原谅他……

  没过几分钟,“娟子也打来电话,哭着说对不起我,说她完全是因为喝了酒,产生了生理反应。”所有的解释程梦洁都听了,可是她怎么也无法释怀。

  “我整整懵了两天,到第3天大脑才恢复正常,开始可以想事情。我知道这件事,我处理得欠妥当,可是,我那么信任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思来想去,程梦洁决定做掉肚子里的孩子,“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能糊里糊涂地就把孩子生下来。”

  做手术的前3天,程梦洁见了大志,那是她近一个月来第一次见丈夫,“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我应该知会他一声。”

  那一天,大志哭了,可是他别无选择,告诉程梦洁:“既然你那么不想要孩子,就不要了。”

  现在,程梦洁选择一个人待着,对于未来,她还没想明白,只是她非常肯定地说,“娟子,不会再是我朋友了。”

相关阅读:

教授口述:我包养的二奶竟是亲闺女

女大学生口述:我用身体羞辱了青春

丈夫说:你可以红杏出墙,我无所谓!

一夜情过后全世界都背叛了我

digest.icxo.com

  来源:都市时报  
相关新闻
 
 抛妻弃子却换来情人的不告而别
 当舞场王子变成情人 一切都走
 口述:我怀孕了,孩子不是我丈
 调派外地的老公心里有了别人
 男子不堪妻子长期虐待将其电死
 科长如此体恤环卫工老婆 可为
 一夫一妻制也许不符合中国的国
 80后男人为何不爱少女爱少妇
 14个“80后”女生的婚恋殊
 找个二手男人 前妻真的好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