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商业 > 商业贿赂
“色鬼型贪官”VS“贪财型情妇”
2008-02-20 10:20 来源:博客中国  作者:晓平

    关键字:贪官 情妇 性贿赂

    他们站在一起时显得并不相称。他,黑瘦苍老,相貌平平;她,高挑靓丽,风韵动人。但是,把他们的履历放在一起对照,可以发现这一对称得上“郎才女貌”:他,精明能干,阅历深厚,靠自身奋斗,当上了一厂之长;她,不仅美貌,而且能干,是车间里的工作能手,能歌善舞的文艺骨干……他们的爱火点燃在道德地带之外,只能以“情人”名义保持关系。更荒唐的是,他为博红颜一笑肆意运用国家赋予的职权谋取私利,到头来殃及所爱,让她也站上了被告人席。(1月31日《检察日报》)

    世界经理人文摘[digest.icxo.com]他是色鬼型贪官杨志良,她是其情妇王冰(化名)。照报道看来,如果杨志良和王冰能一直以“情人”的名义保持关系,而没有谋取私利,王冰就不会上被告席?杨志良的政治生命也不会结束?

    但现实的情况是:色鬼型贪官没有不死于情妇的,他们之间谁毁了谁?

    “很多女人喜欢我,我也没办法”是贪官刘松涛的“名言”,也可以说是色鬼型贪官的通用法则。女人们到底喜欢他们的什么?

    如陈良宇、宋平顺、段义和等官员都年过半百,之所以“有本事”玩弄女色、包养情妇,无非是利用了手中的职权,靠权力、地位和影响将“红颜”揽入怀中。说白了,他们和“红颜”之间,是一种权色交易---种建立在滥用权力基础之上的不正当男女关系。

    据统计,最高人民检察院查办的省部级干部大案中,几乎每人都有情妇,性贿赂目前在行贿犯罪中已相当普遍,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

    情人而与官员之间的婚外性行为,“往前一步是法律”,即性贿赂罪,而“退后一步是生活作风”,即纯属道德调整。

    如果只是单纯的生活作风,《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五十条明确规定:“重婚或者包养情妇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包养情人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

    贪官之触犯刑律,大多数情况下,婚外情是‘副产品’,权色交易才是‘正品’。

    2007年7月,“两高”提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谋取利益者,以受贿处理。10月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的情妇汪沛英以“特定关系人”的身份被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这是我国首例贪官情妇以“特定关系人”获刑的案件。11月,公安消防部队提出,严禁收受贿赂,包括提供性服务等非物质性利益……

    就经济学而言,在权与色的交易流程中,占据渠道优势地位的永远是“权力”,“色”是不可能起到主导话语权的东西,在权力的买方市场,“色”是权力的消费品。色鬼型贪官之死,在于一方以色谋权,觊觎官员手中的权力,极尽献媚、诱惑之能事,想方设法攀上“特定关系”;另一方则以权谋色,垂涎女人的美色,置原则、纪律与法律于不顾,用公权给予对方特殊照顾,可谓各取所需。

    现在“性贿赂”之所以难入罪,在于其隐秘性。两人私下里的性交易,外人怎么知道?

    如果贪官们只追求心灵沟通,排斥肉欲的柏拉图式爱情,大概是很难获罪,而只受道德的遣责。但贪官和情妇正如妓女和嫖客,他们之间不可避免地要发生金钱和肉体的交易。情妇们之所以要付出,是要求有物质形式的回报的。

    而“财物”等物质性的利益正是法律和监督的着力点。我国刑法则将“贿赂”的内容直接限定为“财物”,把财物之外的利益排除在贿赂内容之外。如宋平顺,不仅包养情妇,还滥用权力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段义和,为情妇柳海平买房,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69万余元……

    如此看来,一名官员如果在生活上堕落为色鬼,玩弄女色、包养情妇,往往也会在政治上、经济上沦落为贪官,以权谋私、非法敛财。权色交易和权钱交易是贪官这枚硬币的两面,两者密不可分,这种联系的实质就是官员滥用手中权力满足自己“色”和“钱”的欲望——或者为色而敛钱,或者敛钱去买色。
 
    现在,随着法律的健全和监督的完善,贪官不好当了,“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正在成为越来越多贪官的同归之路;情妇不好当了,“特定关系人”以受贿论处是正在悬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色鬼型贪鬼和贪财型情妇是利益的共同体,何为因?何为果呢?天下没有免费的情妇,所以贪官必然有罪的付出。

相关阅读:

中国贪官文化:一位教授的幽默智慧课

历数中国各色贪官及他们的滔天恶行

成事女人败事女人禁止“性贿赂”的遗憾...

关键词:            
  评论 文章““色鬼型贪官”VS“贪财型情妇””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朗讯贿赂中国官员受罚 受贿者为何逍遥法外
 朗讯在华贿赂千万美元 “旅行”具体安排详单
 “朗讯门”之下 中国司法将如何处之?
 前首席律师称三星建有2.5亿美元贿赂基金
 京沪高铁征地拆迁补偿金初定为230亿
 普京夫人通过贿赂给总统盖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