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百态 > 正册野史
刺杀:张良与汪精卫比较学
2008-03-21 09:50   作者:邝海炎
[1] [2] [3] 下一页

    世界经理人文摘[digest.icxo.com]消息:最近,我有幸读到了李开元《复活的历史》,受益良多。李开元是田余庆先生的高足,不但擅长于绣花针般的绵密精细考证,而且不乏大铁锤般的振聋发聩之论,更为难得的是,他的文字干净明亮,叙述起故事来轻车熟路,耐人寻味之处比比较皆是,而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张良复仇的故事。
  张良是韩国贵族,公元前230年,秦灭韩时,他已经二十多岁。由于经历国难家难,他对于伟大先祖的怀念愈益深厚,对于破灭之母国的爱恋愈益执着,他内心深藏对于秦国的仇恨,一心一意要为韩国复仇。但是,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后,军事镇压和法制建设双管齐下,逐一平息各国的武装反叛,以郡县什伍户籍制为基础的帝国化政策在各地步步推行,政权日趋巩固,统治日趋强化。年轻气盛的张良,眼见复兴祖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他觉得别无选择,决心以个人之力,刺杀秦始皇以报秦国灭韩的深仇大恨。这就演出了历史上著名的“博浪沙一击”。
  对此,司马迁的《史记》是这样记述的:“良东见仓海君,得力士,以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张良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
  司马迁的这段描写相对比较简略,因此给后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张良何以必于此地阻击始皇帝?又何以阻击不中后,竟能大索十日而不可得?秦史专家马元材先生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亲临博浪沙考察,写成《博浪沙考察记》说:“盖博浪沙乃当日一地名,其地必多风沙。……大概张良当日探知始皇东游,必经由此道,故与仓海力士予伏于此。又至天幸,始皇车马过此时适风沙大起,故遂乘此于风沙中阻击之。此种风沙起时,往往弥漫空中,白昼如夜,对面不辨景物。不仅阳武如此,与在开封时,即已遇有三四次之多。正惟其阻击系在风沙之中,故观察不确,致有误中副车之事。亦惟其系在风沙之中,故虽阻击不中,亦无法能从万人载道之内,将主犯明白认出。及至大索十日之时,则张良等已去之远矣。”
  马先生的解释说明,刺杀是一件风险性和偶然性都很高的“博命”行为。作为贵族,张良选择这样的方式复仇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张良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一旦看清楚行刺的局限性,就主动放弃这种不现实的选择,为自己的“复仇”理想寻找新的支点,所以,在刺秦失败后,他一边研读黄石公给他的兵书,一边寻找可以成事的军事政治集团入伙。这种贵族式的隐忍和韬晦,不但使自己避免了普通刺客“飞蛾扑火”的命运,而且还成就了后来“汉初三杰”的美名。
  张良年轻时的行刺故事让我想起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汪精卫。在现在的很多年青人看来,汪精卫就是一个“汉奸”而已,殊不知,汪精卫还有他另外真实的一面。比如,汪精卫为人诚实、不贪钱财、特别是在个人生活方面,汪精卫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不近女色,这在当时腐败的中国政界,是一种非常清高的存在,和他周围的污浊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再比如说,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任命了蔡元培、宋教仁等多位南方政府人员组成临时政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曾邀请汪精卫这位全国著名的反清英雄出任广东省都督,这对于一个还不到30岁的青年来说,是极有诱惑力的官职,但汪精卫却婉言谢绝。更让人称奇的是,1908年冬,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进入最困难的时刻。六次武装起义相继失败,大量革命志士倒在血迫之中。此时梁启超等保皇党乘机攻击革命党的暴力革命,批评革命党领袖是唆使别人送死而自己谋取名利的“远距离革命家”。一时间,对革命灰心和怀疑的人大量出现,革命陷入失败的边缘。在此情况下,汪精卫站了出来,主动提出自己去北京刺杀清政府高官,用鲜血来证明同盟会的领袖不是贪生怕死的“远距离革命家”。当时,革命党内部曾认为刺杀意义较小而风险太大,汪精卫为此撰《釜薪论》,认为革命犹如烧饭,需要釜和薪。釜者,不惧水受长期磨练;薪者却一时轰烈瞬间辉煌。汪精卫自称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愿意为薪。果然,1910年4月16日,汪精卫刺杀醇亲王载沣计划失败,与同志一起被捕。但他一进监狱,便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写了许多诗,其中有一首,脍炙人口,为后人传颂。题名叫《被逮口占》: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因为刚好撞上预备立宪,清廷想笼络民心,所以,汪精卫拣回了一条命,只判了个“永远监禁”。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胜利,各省纷纷响应,宣告独立。30日,清政府不得已,发布了开放党禁的谕旨。11月6日,汪精卫等被释放出狱。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刺杀:张良与汪精卫比较学”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揭秘
 诸葛亮甘愿娶丑妻别有所图?
 中国古代皇帝大婚前的性教育
 韩国学者 中国神话源自高句丽
 别再扯什么“封建专制”了
 复兴社:在中国的纳粹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