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人物 > 商界领袖
宗庆后谈“个税门” 称没什么特别大压力
2008-05-05 09: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关键字:宗庆后 娃哈哈 达能 达能娃哈哈纠纷

相关阅读:偷漏税风波 请宗庆后们别再拿“民族利益”说事!

  宗庆后“个税门”背后,是达能与娃哈哈的利益之争,“清盘”显然是宗庆后的“下策”

  4月20日晚,宗庆后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也没什么特别大压力。”

  宗庆后被指10年来涉嫌偷逃个人所得税近3亿元人民币。

  2008年4月14日出版的《财经》杂志报道,2007年8月份,一名自称“税务研究爱好者”的举报人,实名举报宗庆后隐瞒巨额境内外收入,未如实申报个人所得税。根据达能与宗庆后的银行账户往来凭证,自1996年合资开始至2006年,达能方面以“服务费”、境外子公司“奖励股”股利及股权回购名义,向宗庆后支付薪酬共计7100万美元。

  个税事件对于娃哈哈并不是新鲜事。娃哈哈市场部部长杨秀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其实不像网上说的,去年8月份才出这件事,5月份时,达娃(娃哈哈和达能谈判)事件升级,达能方面提出诉讼,我们的律师全程配合,当初就提出在个税上有风险。”

  2007年5月9日,达能向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出八项仲裁申请,其中针对宗庆后个人的仲裁的依据,就是1996年两家合资之时签订的《服务协议》,这个协议的第三部分就是薪酬规定。

  尽管此次仲裁没有涉及个税问题。但《服务协议》中要求宗庆后自己履行纳税义务的规定还是引起了娃哈哈的注意。“是不是该交,我们从去年5、6月份就开始和税务部门沟通。”杨秀玲称。

  4月20日周日下午,在清泰街娃哈哈总部,《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确认,宗庆后与娃哈哈所有高层均会集在这一栋低调不起眼的小银楼里开会。

  “有人觉得自己希望不大,故意捅出这么件事。”杨秀玲称,所谓“希望”,是达娃两家沉默3个月的和谈。

  和谈中的炸弹

  达娃谈判在“个税门”事件后深陷僵局。

  2008年的头3个月,达能与娃哈哈显得异常平静。1、2月份,谈判甚至是在近乎愉快的氛围中进行。

  在此之前,双方谈判方案均在没开始时就被其中一方拒绝。“2007年6月,我们建议达能把合资企业部分买走,被达能断然拒绝。” 娃哈哈集团工会顾问、和君创业公司总裁李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达能给出的东方高圣方案,以及中金介入方案,娃哈哈也不能接受。”

  2008年的开头局面来之不易。

  2007年11月26日,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华,达娃双方在高层关照之下发表声明终止一切法律诉讼,回归谈判。

  2007年12月21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王新培表态:“商务部将继续密切关注双方(达能与娃哈哈)企业谈判的进展,并在符合中国法律法规规定的前提下,为企业的和谈创作条件,帮助双方朝着友好协商解决问题的方向努力,争取达成最终和解。”

  在此氛围下,达娃双方开始为期60天的谈判,讨论把非合资企业和合资企业整合上市。李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想将体外非合资企业十几亿利润合并进去,整合之后这家公司市值能达到500亿到800亿。达能提出的方案也相近,双方各持股50%,共同上市。”

  这是双方都能接受的和解。

  但此时,宗庆后却开出了一个前提条件:达能必须道歉,消除达能给公众造成的娃哈哈抢夺国有资产的印象,才可能合作。

  李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宗庆后要求两方发表个联合声明,即‘利益争论和法律争论都是正常的,超出利益争论和法律争论的人身攻击是不合适的,特别是国有资产流失,达能到处说是不合适的’。”

  这个要求与利益无关,却关系信誉与尊严,达能方面对此不予理睬。在娃哈哈看来,正是达能的拒不道歉,导致和谈局面的扭转。“完全进入僵局。”李肃称,“既然达能不愿意认错,就只能谈‘卖’了。”

  合作无法再谈,只能翻脸谈价格,彻底分家。原本2月21日到期的谈判不得已开始延长。3月份的谈判是围绕着“卖”来谈的,去年的“买”行不通,那么,转为讨论达能把合资股份出卖给娃哈哈。

  “达能说我卖,提了个高价,350亿,宗庆后认为价格报高了10倍,要求让摩根大通参与评估,被达能拒绝了,理由是谈判期限已到。”李肃称。

  4月10日,是上一轮和谈延长一个月后的最后时间点。讨价还价依然无果。

  就在此时,爆出“个税门”事件。宗庆后第一次对外做出了清盘表态,表态的地点是杭州市地税局稽查一局门前。

  宗庆后在面对媒体记者时愤怒地称:“这件事肯定和达能有关,举报人就是达能的人,是秦鹏(达能中国区主席)。”

  宗庆后扬言:“不谈了,娃哈哈要和达能彻底分手。合资公司清算资产,各自拿走各自应得的部分。达能把设备拿去好了,反正都是用了十多年的破铜烂铁了。”

  达能的公关公司奥美公关一再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个事情(个税事件)有和没有,和谈判没关系,不要和谈判扯到一块。”

  然而,娃哈哈方面却不这么认为。李肃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下一步只有两条路,把价格谈拢,或者清盘。”李肃称。在他看来,娃哈哈方面持有与达能合资公司49%的股权,超过法律对清盘规定“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有能力提出清盘。但将旗下39家公司一一清点,这显然是宗庆后的“下策”。

  沉默的第三方

  就在2007年11月税务机关立案的前一个月,宗庆后补交了2亿多元的税款和滞纳金。“没交的那几百万是因为当初计算有差别,以为全交齐了,立案再查才发觉算法有问题。”李肃为其辩解。

  为什么宗庆后在缴纳个税上犹豫不决?李肃解释说:“协议确实是这么规定的,但是秦鹏亲口对宗庆后说:‘我给你在新加坡上了税。’而且打给宗庆后的每一笔钱都扣了一部分,所以宗庆后始终不认为在税收上有问题。”

  “2007年7月,达能找北京一律师事务所要告宗庆后三项罪,一是商业贿赂,二是促使国有资产流失,三是偷税。宗庆后觉得前两项不存在问题,就税方面有风险,就决定去补交。”李肃说。

  李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笔钱(指7100万美元薪酬)有三种给法,一是利润的1%(合资企业年利润1%的奖金);还有一种是增值部分,净资产增值折算进股价里,也就是股权回购;三是服务费。”

  2007年6月7日,宗庆后在给达能的一封公开信中,曾经对外自曝收入:3000欧元的月工资,每年利润的1%奖金,每年10万欧元左右的工资补贴。而这些并不包括宗庆后收益的大部分——与达能签订的《奖励股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收益。

  这些钱以外汇形式汇入了宗庆后、其妻施幼珍、其女宗馥莉,以及娃哈哈集团党委书记杜建英这4人的香港账户中。

  杭州地税局稽查局于2007年11月正式将此案立案。

  与达娃双方不同,负责查办的杭州地税局显得异常沉默。从去年11月起调查至今,尚没有任何结论,也不愿意出面发表言论。

  一直沉默的还有持有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46%股份的杭州市上城区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这家事业单位是娃哈哈的国资大股东,该公司办公室主任邵永强在面对《中国新闻周刊》询问时称:“我们很清楚事情的每一步进展,但不能对外说。”

  其法人代表王国民于2007年2月份调任杭州市上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国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还没有把我的法人代表取消掉,但是我已经不理事了。资产经营公司原来是企业单位,公务员不能兼任,才转为事业单位,现在我连事业单位也不能兼任了。”

  王国民于2002年起任上城区资产经营公司的法人代表。“当初是娃哈哈和达能合作的过程中,国资投资主体不明确,娃哈哈方面建议成立资产经营公司,政府也正好有这个意向,才成立这家公司。”王国民称。资产经营公司负责国有资产收益,审阅娃哈哈这类有国资股份的企业的年终报表。

  对于宗庆后偷逃个税一事,王国民认为:“我觉得这个没多大问题。许多老总并不管这些事,纳没纳税自己并不清楚,也是因为娃哈哈企业比较大,所以大家都盯着。”(记者/陈晓舒)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宗庆后谈“个税门” 称没什么特别大压力”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洛阳市委书记破解官场迷雾获网民赞赏
 万科王石:人生也需要做减法
 “拚命三郎”宗庆后:细节决定成败
 苏宁张近东: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
 孙振耀离开惠普:拥有一份普通人的快乐
 TCL李东生身家逆市暴增68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