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百态 > 正册野史
《区委书记》长篇连载 / 作者:我不是洪溜溜
2008-10-27 14:19   
[1] [2] [3] 下一页

  长篇连载《区委书记》

  作者声明:

  1、本故事纯属虚构,凡涉及的人物、地点、事件皆为杜撰, 切勿对号入座,更无影射、暗指或质疑的意思。如有雷同,实属巧合。部分段落摘抄网络网友强文,并无剽窃之意。在此先表感谢!

  2、全文约N万字,不一定每天都更新,之间难免存在一些纰漏,同时也希望大家多提供创作素材。

  3、别说创作艰辛,就算是文章材料的整合也很痛苦,尽管这样,作者我不是洪溜溜仍拥有著作权。若转载,请注明来自温州论坛。谢谢!

  4、联系方式:站内短信。

  5、看过或未看过本文的朋友,既来之则安之,都请多多冒泡帮顶,便是对在下的莫大支持!

  6、必要时,开通溜溜QQ群,以文会友!

  楔子

  腐败的痼疾,在当今的社会生活中一直备受社会舆论关注,也为中国的老百姓所痛恨。可悲的是,腐败似乎不在乎社会舆论的抨击,它一如久治不愈的牛皮癣一样,一而再、 再而三地不断冒出,大有前赴后继、不怕斩尽杀绝之势。现实生活中,人不可能没有欲望。但欲望应该是有止境的,没有止境而且是没有节制的欲望,肯定是犯罪的渊薮,最终害的只能是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的人。

  一、书记留洋不归 坊间谣传四起

  市委常委、东州市政府所在地的梅鹿区委杨耀柳书记“出逃 ”欧洲的消息,象长了翅膀,在广场大道区委大院内悄悄流传。两天来,这个消息在区委大院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而鞍前马后为杨书记服务的秘书小梁却不这样认为,每天打他电话询问杨书记去向的人,都被他以“在法国因病接受治疗 ,并非流传的出逃”回复之。

  要说小梁完全不知道,也不确切。

  十一国庆长假过后,小梁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与杨书记一起出去的 “欧洲法国经贸考察团”其他成员联系,以求得第一手资料。但一向以消息通灵而在区委大院著称的小梁,这次却出人意料地被封锁了杨书记出走不归的内幕。

  不知为什么,区委副书记、区长黄高兴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和不安。其实杨耀柳也不是三岁孩子,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人生行为准则的。到底为什么如此担心和不安,黄高兴并不完全是为了杨书记的个人安危。隐隐地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啃噬着他的心。这么多年来,他觉得自己在事业上一直是很顺畅的,很少出现这种沮丧而不安的急躁情绪。可是这几日里,他夜不能寐,白天在办公室里也坐立不安,有时甚至对着电话发愣。如果电话突然响起来了,他甚至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受到惊吓。过去书记也常常十天半个月不在办公室,黄高兴才特别显示出领导者的才干,干什么事都是那么果断和得心应手。然而杨耀柳只不过才“出走”几天,他就出现这样反常的心理,他对自己的心态感到太不可思议了。自然界有些东西太神奇了,他不知道自然界这种现象对他预示着什么。

  正在这时,市委书记张兴旺又打电话过来,问杨耀柳有没有最新消息,黄高兴支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所以然来。张书记更加觉得奇怪了,一个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带团去考察,已不知去向这么多天,这不仅仅是工作上的关系问题,而且关系到个人的仕途。作为常委班子的成员,他这个班长深感责任重大。尽管代表团成员回到东州,向他转交了杨耀柳的一封信,信中内容也无非是腰椎间盘突出需要在当地治疗一段时间再回东州的一个情况说明,但外界的谣传让张兴旺越想越不放心,决定再次给杨耀柳打越洋电话。可是拨了一次又一次,手机总是关机。

  二、老人省城上访

  直指官商勾结

  从西伯利亚吹来的这股强劲的寒流,使这坐江南城市气温骤降。黄昏时分,在省城通往东州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亮的“奥迪”轿车飞速疾驰。

  程进光坐在后座上,胖壮的身躯显得车内的空间有些狭小。他原准备下周去东州的,没想到当天省委常委会通报东州市委常委、梅鹿区委书记杨耀柳出境不归的情况后,他改变了当初的安排。回到省纪委办公室,程进光打了个电话给老婆说自己要去东州一趟后,即招呼秘书孙敏和司机小陈匆匆成行。

  车内渐渐有些燥热,程进光便敞开上衣。“听说杨耀柳跑了”,秘书孙敏的一句话,使程进光的心倏然一沉,眼前浮现出2个月前的一次接访以及与杨耀柳的第一次对话。

  8月的省城有点炎热。程进光当天接受大接访时,坐车从800里外东州赶来的这名老者在他面前长跪不起。“看这架势,肯定是一个有老大难问题解决不了的上访群众!”程进光天心中暗忖,遂立马上前,将这名老者扶起。

  “程书记啊,我的祖传老屋被无良房地产开发商给扒了,我今天可是专门等着你的接访日,等着你为我做主!”瘦弱老者急切地向程进光喊道。

  随着上访老者叙述的不断深入,程进光了解到一无良房地产商在开发一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为了牟取暴利,竟然采取低价补偿的办法要上访老人等几十家动迁户搬迁;动迁户当然不允,那无良房地产商便实行恐吓逼迁,一些动迁户不堪其扰,只得就范;上访老者因是祖传宅院,实在难接爱无良房地产商的低廉补偿条件而强忍不迁,无良房地产商在恐吓逼迁无果的情况下,于老者及其家人外出之时悍然指使手下唆罗强行开动铲车把老者祖传大院铲平。

  老者于是走上上访之路。

  老者从其所在滨江街道到梅鹿区再到东州市信访局,一路上访,虽然有关部门努力协调,设法调处;但无良房地产商对上访老者恼羞成怒,至今拒绝给予合理补偿;并一再扬言:“你不是喜欢上访吗,那就让你上访个够!”无良房地产商还一再声称:上访老者就是再一路上访到市里甚至是省里也不怕,反正他大地产商钞票多得很,什么人摆不平?更何况上面还有人……

  “钞票多得很,什么人摆不平?”

  “上面还有人?”

  程进光对上访者转述的那位无良房地产商的上述两句话颇为反感。

  早在老者提及他的祖传老屋被无良房地产开发商给扒了之时,程进光心里已经料到老者投诉的极有可能是号称东州市房地产大佬的金银达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唐大杰。

  唐大杰那厮原本是东州市市郊农村“洗脚上田”的泥水匠,其发迹史号称“一把瓦刀打天下”,凭借其一副斗胆包天和一肚花花肠子完成了从泥水匠到小包工头再到东州市市房地产大佬的嬗变。

  然而发迹了的唐大杰变得善于包装和巧于伪装,会从他开发房地产项目谋取的暴利之中拔出九牛一毛,在六一儿童节给些个贫困儿童送点文具,或者在九九重阳节给些个孤寡老人送点月饼,抑或于三八妇女节给些个残疾妇女送点衣服,如此一来,唐大杰也就俨然成了东州一个引人注目的“公益之星”。

  唐大杰更为拿手的是到东州市一些与其房地产开发业务息息相关的权力单位公关,据说东州市一些有傍大款嗜好的权力单位“实力派”人物时常与唐大杰称兄道弟出入于宾馆酒店以及高尔夫球场。

  上访者随后的详尽投诉,果然应验了程进光的猜测,那悍然指使手下唆罗强行开动铲车把上访老者祖传大院铲平的就是号称东州市房地产大佬的唐大杰。

  唐大杰开发的那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绿城花苑”在建设过程中确实弄得好些拆迁户怨声载道。不少有关与唐大杰与某些官员勾结的举报信如雪花般飞往程进光的案头。其中一封以实名举报梅鹿区委书记杨耀柳以低于市场价上千万将城区黄金地块批给唐大杰进行开发的信引起了程进光的重视,随后记住了唐大杰这个名字。

  此番听了上访者声泪俱下地控诉唐大杰奸商加恶霸的可恶行径,程进光拍案而起。

  程进光当即对上访者表态说省纪委一定会尽快核实,并尽早调处;同时让孙敏详细记下上访者的电话,以便联系。

  上访者再三致谢而去,程进光动情地对老者说:“大爷,你用不着老是道谢,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关于杨耀柳其人,程进光因工作关系与之有过数面之缘。早在省委组织部任职时,杨耀柳还是东州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官员。在印象中,此人外表并不出众,身材中等,面容肃穆,一双细长的眼睛闪动着老谋深算的阴沉。程进光对此人虽无太多好感,也无太坏印象,仅仅是工作上相识而已。没过多久,他就到省纪委就职。之后杨耀柳到了东州市梅鹿区担任一把手。想不到,几年过后,因一些举报,他们面对面进行了一次交流。但对于那次的交流,程进光认为没有实质性结果,对举报所指,杨耀柳信誓旦旦,断然否认。如此一来,双方只能握手道别。查与不查?正在他准备向省委主要领导请示是否立案时,传来了杨耀柳出境不归的消息。这次杨耀柳带队的考察团,金银达的唐大杰也是成员之一,莫非他们早有预谋?

  车行无语,天色渐渐暗下来。刚刚驶入东州市的地界,程进光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奇怪的短信:

  江瓯水连塞纳河

  天宝物华埃菲尔

  重九登高郭公山

  遍插茱蓃少一人

  短信显然暗有所指,隐隐透出一股强烈的民怨。

  三、

  常委会商讨对策

  工作组飞赴巴黎

  “明天上午开常委会,必须马上通报杨耀柳的事,通知梅鹿区长黄高兴列席。”东州市委书记张兴旺对市委秘书长曹剑说了这句话后,就铁青着脸回到办公室关上门。

  对张兴旺来说,这是他任上第一件遇到的棘手事。就在坊间谣传,当地的东州论坛网友发帖说杨耀柳出逃后,他接到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记者袁平的电话咨询,尽管与这位大牌记者关系不错,但工作归工作,不能拒绝也不能肯定。他只能婉转解释,说“出逃”一说不能先下定论,市委正在积极与当事人联系,等情况明朗后,再向你独家提供消息。这样以来,官方记者也无可奈何,只能坐等东州市委消息。

  其实,在外界盛传杨耀柳让随团人员给市委的一封因病在当地治疗信的同时,杨耀柳同时也托人将一封辞职信交到张兴旺手中。杨耀柳在信中对此不告而别给张书记带来的麻烦表示歉意外,更多的是分析自己所身处的环境和官场一些勾心斗角的事实,“官至副厅但仍然感觉每天在走钢丝,离开,实在出于无奈。”这是杨耀柳给张兴旺最后的解释。

  次日上午8点半,市委大楼13号会议室。

  除杨耀柳外,其他常委全都到齐。黄高兴不敢坐在圆桌上,拉了张椅子在后排靠着。张兴旺的脸上严肃得让人感觉到可怕,以往无论召开什么内容的常委会,张兴旺都是那样轻松而自信,有时还故意带着点幽默。而此刻,他的表情不仅严肃,而且显得十分可怕,尤其是那双眼,透出深深的剑一般的寒光。

  张兴旺的眼睛没有在常委们身上看一眼,只是目不转睛地直视远方,突然用那低沉而洪亮的声音说:“同志们,现在召开紧急常委会,也是一次特别常委会。”说到这里,张兴旺停了停,眼睛瞥一下后排黄高兴,“现在我向常委们报告一个荒唐的消息……”会场顿时静了下来,也许大部分常委们已经知道这个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消息,有的人仍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张书记。张兴旺慢慢地把目光在常委们身上移动着,过了好半天才一字一句地说:“市委常委、梅鹿区委书记杨耀柳出境不归,还向我递交了辞职报告与一些腐败的犯罪线索!”

  这时,常委们人人大惊失色,他们失色的是杨耀柳所说的那些腐败线索而非他出逃,他们几乎同时抬起头,看着张兴旺。唯有黄高兴,默默地低着头。会场上死一般的寂静,常委们有的相互看了看,但目光里看得出惊讶和疑惑。

  张兴旺接着说:“杨耀柳的问题,我作为班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昨天上午省委邹书记已经对我进行严肃批评。现在,新华社以及本地的一些网络,已经有传言。我们要积极商讨对策,对上级,对百姓,对媒体,都要有一个明确交代。现在我宣布几件事:一是,由市委组织部牵头,尽快与出入境部门联系,取得杨耀柳在巴黎的具体地址,联系方式等,必要时请求大使馆帮助。派出2人小组前往巴黎,与杨耀柳见面,了解事实情况。这两人应该是我们信得过的人,并且与杨耀柳同志私交也不错的人。另外,针对他因病一说,建议市委干部保健委员会派一专家组成员一同前往;第二件事是,市委宣传部要及时掌控民间舆情,主动与中央媒体联络,说明情况,等有结论时统一发布,以免造成工作被动;第三件事是梅鹿区委的工作问题,市委决定由区委副书记、区长黄高兴同志主持区委全面工作。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次宣布主持工作的同志,和过去有质的不同,过去在人们的习惯当中,既然是主持工作了,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不久就有可能转正。我在这里重申,以后的县处级领导干部主要是通过公开选拔来产生。常委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发表。”

  也许是杨耀柳的事来得太突然了,也许是张兴旺的态度过于严肃了,会场寂静无声,往常的常委会上,常委们会在这样的时刻活动活动身体,喝两口水,然而今天,每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组织部长曾亦嘉坐在和张兴旺隔着两个人的位置上,他看看张书记,说:“我同意张书记的意见,我作为市委组织部长,有责任在干部问题上当好市委的参谋,关于杨耀柳的问题,我到任不久就有所察觉,也听到一些反映,但因他是市委常委,是省管干部,我们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无法提交常委会讨论。”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区委书记》连载            
  评论 文章“《区委书记》长篇连载 / 作者:我不是洪溜溜 ”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揭密王洪文保卫毛泽东 清除林彪死党真相
 明朝历史上一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皇后
 皇帝把嫔妃拉上床的四大绝招
 二战及战后历任日本首相
 “九·一八事变”的来龙去脉
 中国人有必要知道的一个完整的“9.18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