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文化视线 > 尘封往事
晋朝就有郭敬明和韩寒这类偶像作家
2009-08-09 07:10 来源:互联网  
读一下《世说新语》和《晋书》。你就会明白,郭敬明和韩寒分明就是阮籍个嵇康双双创月时空来到现代。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作为当朝顶级偶像明星,嵇康擅长耍帅,打个铁,嗑个药,写点诗,出点书,喝喝酒。当时有个叫赵至的康粉堪比杨丽娟,跟嵇康见了一面便惊为天人,相思成灾,经多次离家“数数狂走三里五里”,要去追寻嵇康,家人苦劝严防没用,求医扎针也治不了,一是成了《洛阳都市报》娱乐头条。

  嵇康因为自己金刚怒目的个性对高官钟会的拜访不理不睬,动不动就要“越名教而认自然”,发表些抨击当权者的言论,被司马昭判了死罪。三千儒生为他求情,无数王公贵族因为爱他成痴,也自愿随他入狱,司马昭忌惮他的势力,跟是非杀他不可。临刑前,嵇康耍了最后一次帅,把刑场当成大型演唱会,甩甩头发,弹一曲《广陵散》,连RAP也不唱。

  而阮籍,与嵇康同为竹林七贤这个酒鬼+暴露狂+high药团体的主打成员,要说不红,那也是骗人。人家这最后风头之初,绝对该国最巅峰时期的F4。但嵇康魅力实在太大,大到足以让阮籍每天自卑一万次。他会的嵇康会,他不会的,嵇康也会。何况,他的长相,最多不过是“容貌瑰杰”,离国民偶像还差得远,怎么才能搏出位,阮籍花了九九八十一天的时间,总算思考出了一套满意的自我营销方案。长得不够花样男子,造型肯定药另类点,阮籍对这镜子练就了一身青白眼的绝技,看到喜欢的人就青眼相加,不喜欢的人就白眼相向。既然没太多帅可耍,就干脆耍酷。阮籍“发言玄远”,从不品论他人好坏,喜怒不形于色,由于五音不全,阮籍只好另辟蹊径,学习吹口哨,把口哨吹的摇滚味、朋克味,高的饮食孙登差点因为阮籍口哨吹的太好而回归红尘,和他双宿双栖。二人口哨和鸣的视频多次打入热门视频下载榜。

  为打破自己是Gay的传言,阮籍刻意制造了当时轰动一时的晋朝“艳照门”。阮籍隔壁有移酒吧,酒吧老板娘颇有姿色,阮籍经常去喝酒,喝醉了,就在美女身边睡着了,摆好角度,故意为狗仔队偷拍制造机会。“艳照门”事件后,大家都惊叹阮籍好率性,好坦荡啊,阮籍一时还成了熟女杀手。

  阮籍最绝的是,不仅把自己炒红了,还懂得明哲保身,他选择的办法就是跟最高领导人搞暧昧。每次阮籍犯什么事,人家司马昭就跳出来说,都是你们不了解他啊,他的真心只有我最懂,然后就平息了。即使司马昭和阮籍是清白的,蛋阮籍赢得司马昭的欣赏是铁打的历史。阮籍成天和嵇康厮混,写些崇尚老庄的评论高些与当时礼教所谓背的行为艺术,比如听到母亲的死讯还继续和人下棋,有不认识的美少女死了就跑去哭,就连司马昭组织的狂欢派对他都敢随便翘起二郎腿,喝酒啸歌,旁若无人。

  其实,阮籍的狂放不羁实际是有分寸的,他绝不卷入时局,绝不涉及敏感政治问题,嵇康作为曹魏王室联姻,不当晋朝的官,而阮籍不敢这么彻底,骑了一头小毛驴去东平当个小官,连张工作方案的草稿纸都没有,但到那里没几天,他就大刀阔斧的搞改革,很快出来、了政绩。他搞的改革,那现在的话说就是“拆墙办公”,他做的可真绝!逼不得已得时候,他也为司马昭做“劝进表”,还写得辞清气壮,文采飞扬。司马昭要和阮籍作为亲家,借此拉拢阮籍为代表的群体,阮籍不情愿,又不敢不给面子,就整天喝的烂醉,赖了2个多月,司马昭看他没办法,只好做罢。阮籍终日佯狂酣醉,总算得以善终。

  倘若现在是乱世,韩寒同学多半也想嵇康,扮演时代的斗士,发表些忤逆权贵的言论,小命咔嚓就没了。而郭敬明呢?则轻启他摸了香奈儿口红的朱唇,唱着那首感人肺腑的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去抢劫,在我们携款潜逃中,你不幸被捕,宁死不招,锒铛入狱,留我孤独黯然神伤,挥金如土度过余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郭敬明   韩寒         
  评论 文章“晋朝就有郭敬明和韩寒这类偶像作家”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揭秘韩信被诛三族的内幕
 兵马俑归属之争30年:到底属不属于秦始皇
 中国历史上最贵的一次邂逅
 宋孝宗靠十个处女登上了皇位
 为何古希腊人逃离家园时右脚不穿鞋?
 考古界哥德巴赫猜想:《永乐大典》下落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