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商业 财经 管理 职场 百态 军事 汽车 体育 热点 专题  
邮件订阅: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商业 > 商业头条
铁矿石统一谈判宣告终结 中方5000亿元代价溃败
2010-04-30 08:26 来源:北京商报 第一财经 经济参考报 新快报  
三大矿山凭借垄断和市场需求旺盛两张王牌,正在更加强硬地推行着“季度定价”这一事实已经清晰地摆在眼前。中国钢铁行业面临严峻挑战和巨大风险。

  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在28日例行信息发布会上表示,中国钢铁企业可以与三大矿山达成铁矿石临时协议。这也意味着,中钢协默许各钢厂可以“自谋其事”,本应“统一”的铁矿石谈判实质上已宣告终结。

  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持续高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首次承认全球铁矿石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中钢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今天表示,“今年以来,全球主要产钢国钢产量都大幅度增长。而去年除中国以外,主要产钢国的产量都是大幅下降的。今年全球铁矿石是一个供不应求的态势。”

  罗冰生在今天的季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正是看到了这一态势,三大矿山大幅度涨价,此前提出上涨90%,随后又提出上涨100%,甚至更多。

  “现在已经不是谈判,而是最后通牒,三大矿提出一个涨幅,钢厂必须接受,如果不接受就断货,而且要求在某个期限内必须接受。”罗冰生说。

  4月开始,冷清的港口和焦急等待铁矿石的贸易商和钢厂,形成了巨大反差。从持续严格的控制铁矿石供应量可以发现,三大矿山对钢厂逼宫并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实际上,从今年年初开始,大多数钢厂从三大矿山那里都没足量拿过一次货。国内一家钢厂高层告诉记者,除了淡水河谷外,只有必和必拓在年初来了一条船,而力拓的船根本没有见过。

  “只有听话才有货。”上述人士坦言,在大幅度提高价格的前提要求下,淡水河谷态度非常明确,简直就是下“通牒”,不接受就以停止供货作为威胁,并限期答复。

  罗冰生认为,三大矿目前主要是由金融资本控制,这些金融资本并不考虑企业的长远利益,而是只考虑短期利益。

  今年一季度,中国77户大型中钢铁企业中,有10户为亏损,亏损面达到了12.98%。一季度,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3.25%,仍处于盈利低水平状态。

  从年初名誉会长吴溪醇直斥三大矿山“欺负人”,到罗冰生昨日质问发出最后通牒的三大矿山“这还是谈判吗”?中钢协今年以来对三大矿山的“炮轰”明显多了起来,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中钢协对于铁矿石谈判的焦虑和力不从心。因为,中钢协所面临的对手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首先,最直接的对手就是三大矿山,掌握了全球海运铁矿石70%份额的三大矿山在谈判桌上强硬且强势,并通过“断供”和操纵海运市场等方式在场外进行逼宫。中钢协不是钢企托拉斯,只是一个比较松散的行业协会,既无法让所辖企业做到步调一致,也无法形成市场意义上的筹码。

  其次,三大矿山背后站着的是有“门口的野蛮人”之称的国际投行,后者持股三大矿山并派驻董事,在谈判中对处于下游的钢企“狮子大开口”。投行一方面对市场预期施加有利于矿山的影响;另一方面推动铁矿石定价的金融化,以图从买空卖空中获取收益。也许就如郎咸平所言,“那是一群坏人”。回过头不难发现,中钢协关于市场供求关系的预测和分析,往往都湮没在投行的各种“科学报告”中。

  第三,中钢协管不了铁矿石贸易商。在月初的行业闭门会议上,中钢协就按捺不住,指责贸易商的炒作推高了铁矿石价格,与代表贸易商利益的五矿商会“打了一架”。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此前表示过,就是那些中字头、国字头的企业进矿最多。在名义上,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只有112家,但中钢协在本月初表示“至少有200家”,业界更是有人表示,算上从事倒矿的中小贸易商,“没有1000家也差不多”。这显然不是中钢协所能应付的,无论是从职权上,还是从监管成本上。

  第四,中钢协代表的是国内大钢厂的利益,不代表数量众多的中小钢厂,中小钢厂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因此对中钢协的各种“三令五申”基本上是虚与委蛇。去年的铁矿石谈判之所以失败,很大程度上在于中小钢厂集体“倒戈”,从而让三大矿山在最困难时期缓过了这口气。

  最后,体制的羁绊让中钢协更是无力回天。进口铁矿石价格“双轨制”这一极具计划色彩的制度为寻租者提供了套利空间,提供了囤矿、炒矿的温床,因此进口铁矿石量远远超出实际需求。面对倒矿高达100%的利润,中钢协规定的3%代理费难免不落得个一纸空文的下场。虽然也表示对违规会高举大棒,但吓得住苍蝇,吓不了老虎。从2005年推出代理制以来,进口铁矿石贸易秩序未有改善。同时,国内钢企没有话语权,所有人都看得出是集中度的问题,但企业间的兼并重组涉及太多相关利益,基本上以行政区域划块,中钢协指挥不动大钢企,更别说地方政府。

  显然,只掌握着“核发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中钢协无力协调这些矛盾,因此在昨日呼吁铁矿石谈判应作为战略问题提高至国家层面解决。其实,铁矿石谈判已经深嵌于国内外错综复杂的政经关系中,不在体制上有所触动,不在行业格局上有所改变,受制于人的局面还要继续下去。

  以中国市场现货矿价格为基准,三大矿山正不断疯狂提高着自己的要价。据了解,从去年谈判伊始,矿山的涨价要求从40%一直上涨到目前的100%,甚至更多。不仅如此,三大矿山还接连发布正式公告,宣布和现货挂钩的季度定价来替代长协模式,再进一步过渡到指数定价。

  更令人吃惊的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即使钢厂选择“听话”也不见得有货。今年以来,全球主要产钢国钢产量都大幅度增长。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钢产量增长24.52%,全球钢产量增长33%,其中日本增长了50%,欧盟增长37%,韩国增长29%,需求迅速增长加剧了铁矿石的“供不应求”的局面,自然成了三大矿山手中的重要筹码。

  正是看到了这个态势,三大矿山更加肆无忌惮,对一些钢厂开始了类似“报复”的行动。

  一位国内钢厂人士称之为“报复”,实际上还是三大矿山拿“2008年金融危机下钢厂长协合同履约率低”来说事,主要还是为了推行季度定价。事实上,这个理由确实也出现在三大矿山为推季度定价而给出的说辞中。

  因为2008年上半年长协价格远远高于现货价格,为了降低成本,不少钢厂都放弃执行长协合同,转向现货市场采购低价矿石。而三大矿山迫于压力,也不得不用低价在现货市场销售矿石。

  “三大矿山自然无法忘记当时自己的窘境,也要钢厂尝尝那种滋味。”上述人士透露,目前矿山的销售策略就是去年上半年钢厂采购一船长协矿的,今年照常发一船长协矿;而去年下半年采购两船长协矿的,今年只发一船长协矿;违约情况严重的一船货都没有。而目前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型钢厂,至少已经有两家出现断供的情况。

  必和必拓表示,目前公司也在和一些新的目标客户进行接触,特别是原来没有长协,产能规模大的民营钢厂,一方面这些钢厂需求量也很大,另一方面对于用惯了现货矿的民营钢厂,接受起季度定价这种模式更加容易。

  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三大矿山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在中国的矿石销售,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强硬下去,直到更多的老客户妥协。

关键词:铁矿石   谈判         
  评论 文章“铁矿石统一谈判宣告终结 中方5000亿元代价溃败”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经理人文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蒙牛业绩创新高 扭亏为盈净赚11.16亿
 沃尔玛性别歧视 遭女员工集体控告
 中石化就“问题油”公开道歉 出台补偿办法
 帮宝适爆发质量危机 婴幼儿产品该信谁
 传沃尔玛将收购家乐福中国业务
 三年10亿元 律师质疑五粮液税收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