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痛苦,人生更有滋味
作者:编辑部
2021-12-29
摘要:人其实天生喜欢吃苦?快乐是比较来的。

人讨厌痛苦,喜欢快乐,梦想中的生活是享乐度日?心理学家保罗·布鲁姆(Paul Bloom)指出,即使这样的梦想成真,你也不一定能幸福。从演化心理学的观点诠释,人类其实不是全然为了快乐而生的,在一些情况下甚至必须寻求受苦,因为“正确的痛苦是快乐的基础,能帮你实现目标,带来幸福人生。”

布鲁姆是美国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他的新书《甜蜜点》一样违反直觉,认为安逸的日子久了会失去乐趣,唯有在受苦和快乐间寻求平衡,才能体验到真正的快乐。

 无法克制吃辣、看恐怖片?

因为受苦后的快乐更惊艳

根据布鲁姆的研究,人们愿意主动受的苦分为两种,一种称为良性受虐(benign masochism),像是吃辛辣食物、看恐怖电影,听悲伤音乐,痛苦本身就能带来快乐;另一种,则是带有意义的苦,像是爬山、养育孩子。

布鲁姆解释,良性受虐的原理是一种“补偿”,可以是用快乐抚平痛苦,或用痛苦酝酿快乐。曾有一项研究以手机App追踪2.8万名受试者一个月内的情绪,结果发现,当人不开心时,像是刚处理完猫砂,会倾向做一些令自己快乐的事,比如出门找朋友;遇到好事,譬如发票中奖,也会刻意做一点家事,让自己“受苦”。

为什么要补偿呢?因为所有经验都是通过“比较”来理解和评价的。明太祖朱元璋落难,饿了几天几夜,就向偶遇的乞丐讨要吃食。乞丐也没余粮,只能用馊掉的食物做菜,结果深获好评。等到朱元璋当了皇帝,每天山珍海味,但感觉味道都不如当时的菜肴,就命人找寻那名乞丐来做饭,怎料一品,超级难吃。

姑且不论故事的真实性,但它完整体现了受苦的快乐,每天大鱼大肉,好吃都变不好吃了;连日饥寒交迫,馊水也会变大餐。因此,为了最大化快乐,人可以尝试操弄痛苦,像是先吃辛辣食物,再灌一口清凉啤酒;电影越恐怖,才能体验平凡的日常有多珍贵。但布鲁姆提醒,凡事都有“度”,太极端的痛苦,没有快感还会伤害自己。

要使良性受虐发挥效果,有几个条件:首先,痛苦不能造成太大伤害,且必须相对短暂,像是皮鞭抽在身上,两次痛苦要有间隔,才能留下足够的时间,让人跟舒服的快感做对比;再来,要先感受痛苦,之后才是快乐。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康纳曼(Daniel Kahneman)研究发现,音乐表演出错,如果发生在序幕,几乎不影响体验;但若是在结尾,评价就会变极差。受苦也是一样,快乐要放在结尾,才会留下强烈印象。

 结婚生子累又不快乐?

付出的过程能带来满足

第二种痛苦,本身不会带来愉悦感,却有意义,让人感受到成就感,最经典的例子是生儿育女。康纳曼曾请900位职业妇女,每天睡前记录当天的活动以及进行活动的幸福程度。结果发现,与孩子在一起的时光,其实不如其他活动带来的快乐,像是看电视、购物或准备食物。其他研究也显示,孩子出生,父母幸福感会逐渐下降,直到孩子长大离家。

那为什么依旧有许多人表示“结婚生子是自己做过最好的事呢?”布鲁姆解释,因为他们不是在说日常生活(过程)多有趣,而是讨论这件事的意义与目的。过程越辛苦,会让受苦者觉得,结果更有意义。社会心理学家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iste)研究也显示,人花在照顾孩子的时间越多,会感觉生活越有意义,尽管报吿显示,他们的生活并不都是充满欢笑。换句话说,生儿育女的过程也许不快乐,却能带来满足感。

至于什么是有意义的活动?布鲁姆指出,它们都涉及一个有影响力的目标,像是攀登圣母峰,而且要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比如一般人攻顶要3天,过程会涉及一系列事件,譬如登山者的进度落后,要继续或下山?

痛苦虽然不是必要条件,但想达成有意义的目标,过程往往枯燥困难,与痛苦几乎密不可分。

至于能不能过程愉快,结果又有意义?布鲁姆表示,快乐是短暂的、意义则是长期的,想一次满足两者,必须从宏观,也就是整个人生的角度观察,同时扮演体验者和旁观者,平衡痛苦、快乐和幸福的比例。

在某些时刻,刻意放纵享受;也要树立长期目标,才不会在玩乐后感觉空虚,或一辈子总在为他人付出。


热门文章